2007年11月15日 星期四

雨雯的惜别会


别了,明儿幼稚园。

我与宝贝雨雯。

好同学,来张合照。

雨雯与执教了两年的级任老师詹和凤。

园长陈勇光也是我的中学老师。

■ 杨善

惜别会是快乐的成长里程碑,也是伤感的离别分水岭。
孩子们天真,没有太强烈的依依不舍,在心情上,这或许是一件好事。
我没有念过幼稚园,也对小学的毕业惜别会留有不多的记忆。那时以为大家同住在高乐多村,往后的日子还是可以一起打弹珠、打篮球、骑脚车的。想不到全班只有我与妹妹进了公教独中,其他人都去国中读书了。
渐渐地,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短了,机会也少了。许多同学因为成绩关系而在七号读完即自己毕业了。待我高三毕业,他们已经到东南西北工作打拼了。

中学的惜别会,坦白说我很不舍,强烈的伤感与对际遇的无能为力,都一一让我臣服。我努力地要同学在我纪念册上留言,在我白色校服上签名,还有合照。
可是,许多同学一毕业就失去了联络,有些搬了家、换了电话、改了工作,就连今年大年初三我们办了一场十五周年同学会,也只在百五人中找到53人。

参加了女儿的惜别会,我比她更迫切地想要留多一些记忆。於是不停地举起相机拍照、录影,拉了同学、老师与园长跟她一起合照。
因为雨雯在假期过后将与大家上不一样的小学,这珍贵一刻绝对不可能再重演了。想到这里,我拍了几十张珍贵的照片,我相信来日,她一定会很感动与珍惜我今天所做的种种。

15.11.2007作品

2 則留言:

皮皮 提到...

陳勇光,是那個跳舞的老師,以前在光明中學任課的那位嗎?

小朋友真可愛~

楊善過癮地帶 提到...

皮皮
没错,他曾在公教中学任教,后来创立犀江舞蹈团。
小朋友可爱是因为单纯与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