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1日 星期三

这一夜,我们回到年少


珍贵一夜的迷你同学会,全拜移居沙巴的刘贤盛(右二)所赐。

诗巫大伯公庙夜景。


■ 杨善

这一夜(27.10.2007),刘贤盛从风下之乡(沙巴.亚庇)回来,没有风尘扑扑,也没有浓烈的乡愁,有的只是一颗珍惜情缘的心。
公教中学同窗六载,总有许多言之不尽的老话题,只是啊聊起时,许多的片片段段都像一台投影机,一开机,就在泛黄的墙上缓缓播放着过去种种的风花雪月。
爱唱歌的贤盛,还是没有什么改变,言谈与身裁都一如往昔。他还是热爱教会,只是拿麦克风的手已经改为生产冰淇淋了。
久久见一次面的Happy还是一样美丽迷人,只是当年她初三读好就出国的决定,弄湿了很多人的眼睛。
洪敏越来越懂得生活品味,还与老公一起学跳国标舞,听她兴奋分享生活种种,感受了满满的幸福。
三天两回喝茶的挚友孝鉴,谈起他的旅游与T-Shirt事业,口沫横飞。
我这个迷你同学会的召集人,当然也车了好几轮大炮。
我们细细回味了难忘的中学生活,在诗巫大伯公庙旁边的Cafe-Cafe里,重新经历了一次年少。

三个小时轻易地就过去了,老板收档,员工放工的时间到了。道别时,虽然口头没有浓烈的不舍,却是希望能常有这样的聚会。
散会之后的某天,我采访了一个医生漫画家,子夜十一点多时,我重回迷你同学会的现场拍了这一带的美丽大伯公夜景,纪念了那一夜的种种甜美。*

2 則留言:

CresceNet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楊善過癮地帶 提到...

我删除以上这篇评论,是因为它是一篇不知从何而来,写着古怪文字,即不像英文,倒像是俄文的文字,怕是病毒,所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