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9日 星期二

我為穆塔芝瑪哈寫一首情詩

 圖說:
TAJMAHAL401 ■   華美的《泰姬瑪哈陵》。
 TAJMAHAL402 ■   《泰姬瑪哈陵》旁邊有四座尖塔,各向外傾斜12度,避免萬一倒塌時壓毀陵墓。
 TAJMAHAL403 ■ 大家有樣學樣復刻著弓起手捏住蔥頭頂的動作,攝影師需調整到手對住建築蔥頂的位置。
 TAJMAHAL404 ■  《泰姬瑪哈陵》園區景色,遠方建築物為正門。

 TAJMAHAL405 ■   剪影與《泰姬陵》。
 TAJMAHAL406 ■  大排長龍的印度人。
 TAJMAHAL407 ■   《泰姬瑪哈陵》旁的招待所建築。
 TAJMAHAL408 ■   清真寺。
 TAJMAHAL409 ■  《泰姬瑪哈陵》正門:<德瓦查門>。
 TAJMAHAL4010 ■  牆上的爪哇文“下小上大”,按比例刻上,在視覺上卻是統一大小的。

 TAJMAHAL4011 ■ 黃昏美景。
 TAJMAHAL4012 ■  《泰姬瑪哈陵》的後方,亞穆納河正乾涸無水。

 TAJMAHAL4013 ■  在印度人眼中,我這個黃皮膚的男人才是名符其實的“外國人”,時常被要求合照。
 TAJMAHAL4014 ■  手工藝品店老板。因為他的安靜式經商方式,所以我跟他買了大理石杯墊與兩只小象。
 TAJMAHAL4015 ■  南門街景,二樓多經營餐館。
 TAJMAHAL4016 ■  蔬果檔。
 TAJMAHAL4017 ■ 黃牛與嘟嘟車。
 TAJMAHAL4018 ■ 街邊工匠。
 TAJMAHAL4019 ■  也來塗鴉。
 TAJMAHAL4020 ■  小巷。
TAJMAHAL4021 ■ 馬車來咯!

印度卡樂福系列4

我為穆塔芝瑪哈寫一首情詩

文/攝影:楊善

妳安睡在世界最美的地方,我思念多年,終於來到妳的身邊。
我無緣與妳四目相投,因為歲月匆匆輾轉400年,阻隔在妳我之間的,除了距離,還有時空。
我不是詩人,我不懂寫詩,但在這一刻,我真的心生感動。
我坐在妳陵墓的對面,在冰涼的太陽底下,用寂寞的心情與孤單的身影,寫下我融化在薄薄淚水中的思念。我的眼睛,此刻正流出淡藍色的汗水。
穆塔芝.瑪哈,我將為妳寫一首情詩,然後在亞穆納河邊讀給你聽......妳等著,妳聽著。

■南門噢南門
來印度之前,我對這塊陌生大地心懷忐忑,我對印度人深邃的瞳孔感到不安,也從別人口中聽說了太多關於這裡治安、衛生與人性的負面說詞,所以我多番躊躇不前。
二月終於買了機票,踏上這片黑土時,我卻變成了一個享受寂寞的單影旅人。雖然在印度人眼中,我這個黃皮膚的男人才是名符其實的“外國人”,而時常被詢問來自何處,是什麼種族,並被要求合照。但是當我戴起眼鏡、面無表情、不想理人時,我還是活在一個人飄移的寂寞時空裡。
從<新德里>(New Delhi)乘搭早班六點的火車,來到200公里外的<阿格拉>(Agra)時,我就視《泰姬陵》為我的最主要目的地。据說,有97.8%的人對<阿格拉>的印像是《泰姬陵》,所以我如此的鎖定目標是正常且理所當然的。誰會錯過“世界七大奇蹟”中,被稱為最美麗的建築物呢?
於是我在來到<阿格拉>的第二天中午,乘著嘟嘟車來到了《泰姬陵》的入口處--<南門>。
<南門>外,巷弄兩旁就是一個小市集,小小的店鋪販賣著水果、零食、日常用品、紀念品及我最感興趣的手工藝品等。
我閃過了一頭牛,跑進了一間手工藝品店,卻被精美的石雕燈飾、石雕大象及大理石杯墊吸引住了。經過了一輪的廝殺之後,我以便宜的價格買下了這幾個藝術品,可是當我將東西塞進背包時,我就為自己的“增重行為”開始懮慮了。噢,還有13天的旅程,我要當“苦力旅人”了嗎?
當我一踏出這間店,立刻有4、5個少年店員,要拉著我進入他們各自的店。我見情勢不妙,怕自己越買越多,盤川不夠用,所以赶快拔腳就逃,躲進了《泰姬陵》。
南門噢南門,我喜歡這裡中古時代的街景、店鋪與藝術品,但我真的不喜歡店員糾纏的拉客手法,所以別怪我沒有笑容,沒有禮貌喔。

■我沉默欣賞妳的美
印度政府是“偏愛”自己國民的,這可從印度人與外國人的入門票相差75倍(國人10盧比,旅客750盧比即15美金)的巨大差異可看出。雖然差異巨大,但是外國旅人卻可以直接進入《泰姬陵》內部參觀陵棺,不必像印度人要大排長龍。
當穿過褐紅色的<德瓦查門>時,《泰姬陵》雪白的身影站在我面前時,我即刻被眼前的美麗景像震攝住了。我與場內千名旅人一樣,開始不停的按著快門,然後有樣學樣復刻著弓起手捏住蔥頭頂的動作。我就在這一刻,決定了今天只游覽這一個景點就夠了。
《泰姬瑪哈陵》(Taj Mahal)是蒙兀兒王朝第五代皇帝沙賈汗為了難產逝世的皇后姬蔓.芭奴建立的陵墓,其名稱來自沙賈汗賜予芭奴的封號--穆塔芝.瑪哈(Mumtaz Mahal)。印度文中泰姬意為“皇冠”,瑪哈意為“皇宮”。
1631年,皇后逝世翌年,沙賈汗皇帝開始建造《泰姬瑪哈陵》,動用2萬人,耗時22年才建成這座大理石的偉大建築物,据說當時花費3100萬盧比。沙賈汗本想為自己建一座黑色陵墓,但晚年卻被兒子軟禁在<阿格拉堡>,終日遙望《泰姬瑪哈陵》,最後抑郁而終。
我心裡一路被這個淒美爛漫的皇家愛情感動而來,所以不論我是走在伊斯蘭設計大花園中,走上大理石基座環陵一周,還是進入陵墓看著兩具“假棺”,我都覺得心裡頭暖暖的。要不是愛,不可能一個人會為另一個人如此費盡心力。
這時的印度正處冬季,白天溫度只有十多度,涼爽極了。我與影子相伴,在《泰姬陵》對面的建築前石椅坐了一整個下午,就為了要拍日落之前,金黃色陽光投射在白色《泰姬陵》的美麗景色。
這一個下午,看著世界各國的旅人像魚群一樣來了又走了,聽著世界各國的語言響起又消失,我並沒有太多的心情起伏。我只是戴著墨鏡,面無表情的看著《泰姬陵》,沉默欣賞它的美。
在夕陽之前,我為穆塔芝瑪哈寫了一首情詩,在我為白色《泰姬陵》留下黃昏身影之時,輕輕的讀給穆塔芝瑪哈聽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