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詩巫中華路街景隨拍

 ■圖說:
TIONGHUARD302  ■   坍塌的廢墟屋叫人心酸。

 TIONGHUARD303  ■   市區的小型長屋。
 TIONGHUARD304  ■   街上遇到老朋友,閑聊幾句。
 TIONGHUARD305  ■   雙層老木屋。
 TIONGHUARD306  ■   老屋子與老店屋。
 TIONGHUARD307  ■   街景的倒影。
 TIONGHUARD309  ■   彩虹三輪車。
 TIONGHUARD3012  ■   外勞曬面乾。
 TIONGHUARD3013  ■   馬來故娘曬長壽面乾。
 TIONGHUARD3014  ■   中華路菜市場的炒牛肉面很棒。

 TIONGHUARD3015  ■   炒白粿乾好吃。
 TIONGHUARD3016  ■   炒牛肉面。
 TIONGHUARD3017  ■   伊班孩子群。
 TIONGHUARD3019  ■   小孩與鬥雞。
TIONGHUARD3020  ■   街拍小孩。

影像街拍系列3

詩巫中華路影像隨拍

文/攝影:楊善

有人聽了一輩子的“耶穌”,卻從來不曾踏進過教堂。
有人講了半輩子的“巴拉煎”,卻從來未曾品嚐它的滋味。
有人想了數十年的愛情,卻一直沒有勇氣進入情場接受挑戰。
而我這個在詩巫長住的詩巫人,常常經過中華路、或在內區路線穿梭,卻不曾正式在這一條路上行走著拍攝景色與人文。
這一個晴朗的上午,我約同兩位“攝影狂熱份子”,決定用相機框住街景,用影像呈現這一條老街道的生活與苦樂懮喜。
這一天,我才終於懂了中華路居民的悲喜情懷。

■慢走與停步
路在心中,路也在腳下,何時慢走,何處停步,是生活的選擇,也是生命的哲學。
這一天早上七時半,我們約在中華路的菜市場樓上飲食檔。因為聽說的炒牛肉面味道很棒,所以我們就在這兒享受了一頓簡單但好吃的早餐。
“街拍”(街頭拍攝)是一件隨性的活動,太多的規則只會顯得拘束,太多的理論就是變得綁手綁腳。為此,我們溝通並接受了彼此對街拍的想法與概念。我們將自己變身為一個旅人,手握相機,當作是初來乍到,以發掘這裡的街景、建築、人文與人物。
我們慢走,因為步伐太快容易錯過,就像一個坐上火車的旅人,永遠聞不到路邊的花香。
我們停步,因為想要發現這裡居民的建築原貌、生活情況與人文面貌。
因為手上那一架長鏡頭大相機,所以我們仨成了引人注目的獵影者。有者會刻意別過臉迴避,有者會過來問我們拍什麼,有者會發出禁拍的罵聲或手勢,有者會配合“演出”。最自然的算是伊班小孩,他們幾乎是完全配合,只是喜歡每拍一張就過來看一看自己上鏡否,然後嘻嘻大笑。
有個瘋婆婆用福州話罵道:『我是天上派下來的女神仙,你們不可以拍我喔,拍了屋子會倒塌喔!』我很想跟她說,這裡的眾多屋子會倒塌,主要是地質與建築問題,與神仙或拍照無關啦。
慢走與停步,讓我們有機會與小孩嬉鬧,與瘋婆婆車大炮,當然也會嚐到閉門羹及被拒絕的滋味。這些體驗,唯有在下車走路,拍照獵影時,才能體會得到。

■老屋崩塌事件
詩巫中華路是其中一條最古老的路,也是最靠近市中心的路。由於當年華人多聚居在這兒,所以才被命名為中華路。
由于發展的歷史久遠,加上整條路沒有大的發展改變,所以殖民時期的老建築和老屋子仍被保存下來。
因為地質與建築問題,這條路的眾多建築呈倒塌現像,許多房子都像經歷地震搖晃與肆虐一樣,坍塌成了廢墟。
中華路也是水災的黑區,只要是大水災,這裡的道路與住家都逃不過被淹的命運。這裡的水災問題,也成了朝野政黨在大選競選期間,詩巫選區的熱門議題。
由於地勢低而淹水,地質不好而坍塌,加上垃圾堆集溝渠,排水系統不佳等問題,這裡的住宅區陷入了危難的境地,要改善也充滿了挑戰。
許多坍塌屋子不能住人而成了棄屋,有些屋子底樓長期淹水而只能住在二樓。有能力的屋主搬走了,將房子租給了外勞或友族;沒能力的屋主只好冒著危險,住在危機四伏的危樓裡。拍這些危樓照片時,其實我的心情是悽悽然的。

■馬來故娘曬面乾
我熱愛詩巫這一座城鎮,因為這裡的人情味、美食與人文都散發出濃郁的家鄉味。
在中華路的這一場街拍中,有三場與友族的互動,帶給我頗愉悅的感受。
中華路的路尾有一住家式面線與面乾製造廠,我見到馬來故娘在曬面乾時,有些意外驚喜。她與一幫印尼女工在融洽的一邊聊天一邊晾面線,彷佛完全投入在這一項華人傳統的工作中。我要求她給我拍些工作照片,她也大方的答應了,並且在艷陽底下曬了15分鐘。之後,我們躲進屋子底樓拍攝她們將一撮撮的面線晾在大涼架上的照片。這一場配合度甚高的第一次街拍,是我往後更加喜歡街拍的重要原因之一。
因為中華路、美蓮巷、福州街都是毗鄰路巷,所以有時穿梭其間已不自知。我在路頭一排十間左右的長屋樓下,看到幾個活潑的伊班小孩在跟鬥雞嬉戲,覺得十分有趣,就拍了下來存念。同屋的有一個小女孩,坐在門檻上跟小花貓及大狗玩得不亦樂乎。即使面對我們三架相機在短程內瘋狂卡嚓,她總能從容面對鏡頭,而且笑得甜美羞澀、天真“無牙”。
午餐時段的氣溫急速升高,我們躲進了中華路菜市場吃漿樂(CHENDOL)與炒白粿乾,同時也互相交流拍攝心得與感受。剛吃飽,就發現在路邊有一名友族中年往溝渠裡撒網捕魚,於是我們赶緊尾隨而至,想拍攝其撒網動作,不料一路上他都沒再出手,水桶裡也只有三、四只尾指大的小魚。他說:『今天沒下雨,沒有魚游進來,我回家休息睡覺了。』
這一天的中華路街拍,到了這一刻,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雖然沒有拍到非常滿意的照片,但是這一天心靈上所領受的收獲,卻是豐富與飽足的。

2 則留言:

Ah Meng [老猴深算] 提到...

賢弟攝影天地已走向窗外,
加油!

楊善 提到...

哈哈,謝謝宋兄,還望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