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8日 星期二

請你聽蔡健雅<有故事的人>


Tanya new album Goodbye & Hello。

這是我最新寫給ai.fm 的<有故事的人>單元的作品。
它將在明晚(9.4.2008)播出(23:15pm)﹐拜五(11.4.2008)晚上重播(21:20pm)。請守候在收音機旁收聽﹐詩巫的頻道是fm 103.30。

在此把作品上貼﹐先睹為快。要聽DJ們如何用聲音呈獻這篇作品﹐就要聽節目了。

達爾文愛情進化論
(蔡健雅2007專輯“Goodbye & Hello”)

文:楊善

■空白格
1999那年的夏季﹐鳳凰花盛開的那個季節﹐夏天的風暖暖吹過校園那片山丹丹的花海﹐白白的雲緩緩飄過那一座熱帶雨林的上空。
大童用電單車載著小雅來到了魚鱗甲的海邊﹐在一個放學之後的下午。
穿過莫老爺的度假屋餐廳﹐經過了那幾棵刻滿了戀人定情文字的木麻黃﹐走出那座搭在沙灘長達一百米的木橋﹐他們來到了橋尾的那一間小亭子。
海風不急不徐地帶來了鹽的味道﹐海浪不急不忙地在水上編織著蕾絲花邊。

『小雅﹐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大童小心奕奕地說道。
『嗯﹐什麼事?』小雅微笑地問道。
大童從他的書包中拿出一本日記簿﹐遞給小雅說:『這本日記簿是我們這一年來的愛情故事﹐從開始到現在﹐裡頭都詳細地記錄了我的心情和你的故事。當然﹐也有好多面是空白的﹐那好像都是我與你或父母在冷戰的時刻﹐我實在不想把那些不開心的日子記錄下來。嗱﹐送給你作紀念吧。』
『好﹐我看好就還給你。』小雅打開日記簿翻看著。
『不必了﹐就當是我留給你的回憶吧。再過幾個月就要高三統考了﹐爸爸媽媽一直苦勸我要以學業為重﹐考完之後就安排我到中國讀大學了。父母﹑學業﹑愛情﹐我真的左右為難。』大童轉過了頭﹐弄皺了年少的眉頭。
小雅開始慌了起來:『那我們的愛情怎麼辦? 難道就這樣算了嗎?你知道嗎?我真的希望可以跟你廝守一輩子的﹐我真的是這麼期望的﹐你懂嗎?』小雅開始哭了起來。『對不起﹐小雅﹐我真的沒有選擇了。』大童緊緊地抱著她﹐歉疚與無奈的眼淚再也撐不住了。

魚鱗甲的海風﹐帶著南中國海的味道﹐呼嘯的風聲像極了一首無奈的情歌。緊緊相擁的兩個人﹐風乾了眼淚﹐也風乾了心情。
『走﹐回家去吧。』小雅把日記簿塞進了書包﹐起身牽著大童的手﹐走在木橋上的兩個人﹐夕陽的影子在木橋上飄蕩成了一首沒有歌詞的歌﹐他們的故事正式進入了空白格。

■ 如果你愛我
2003年﹐進入職場的第三個月﹐小雅有了一次出差到韓國公幹的機會。她是一名旅遊雜誌的記者﹐同行的還有攝影師Golden﹐這是他們的第一次合作。
那時韓國正值秋天﹐是楓葉被季節漂染得最美的時刻。涼爽的天氣﹐白天的氣溫只有十多度。
他們到了仁川國際機場﹐之後再轉機到金堡機場﹐目的地是聞名亞洲的濟州島。
小雅忙著找資料﹑找人訪問﹑也買了一些紀念品﹔Golden則不斷地獵影著:龍頭岩﹑木石園﹑神奇之路﹑天地潚瀑布﹐每一個景點﹐每一個角度﹐他都沒有放過﹐單就楓葉的相片他就拍了整百張。

晚上下了一場秋雨﹐本來想拍的夜景受到躭誤。
『走﹐去喝杯酒吧。你第一次到韓國﹐今晚一定要好好地請你吃一餐韓國烤肉跟泡菜﹐噢﹐還有超棒的韓國人參雞。』Golden盛意拳拳﹐小雅盛情難卻。
喝了幾杯韓國清酒﹐Golden竟然有了一些醉意﹐他“借酒行兇” 說道:『小雅﹐不如我們就在韓國這個浪漫的國度開始我們的愛情吧。如果你也喜歡我﹐就請你點點頭吧。』
多年處於愛情空窗期的小雅﹐也許是寂寞怕了﹐竟然就點了頭。她說:『哈﹐反正無聊﹐就答應你吧。』
那一夜﹐他們在濟州島的酒館裡乾了7瓶的韓國清酒。

五天的拍攝與採訪工作告一段落了﹐回程的飛機上﹐小雅正興奮地看著Golden手提電腦中的韓國攝影作品。
『小雅﹐我有一個自私的要求﹐希望你不要罵我﹐可以嗎?』Golden心虛不敢正視小雅。
『怎麼了? 』小雅的視線沒有離開電腦螢幕﹐心裡卻隱約感覺到有些不妥了。
『不瞞你說﹐其實﹐其實我已經訂婚了﹐也已經計劃好明年要結婚了。對不起﹐那一晚因為喝了太多酒………』Golden支支吾吾的﹐像個害怕隨時要捱罵的孩子。
小雅微笑了一下說:『我早就知道你訂婚的事了啦﹐我也知道你要講什麼了。放心吧﹐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又恢復到同事的關系了………。』話還沒說完﹐小雅就轉過頭﹐假裝要繼續看照片﹐眼淚卻已經滴到鍵盤上了………。

■走過的路
自從與Golden談了一場短暫的愛情之後﹐小雅在交上韓國旅遊稿件之後就換公司了。
2007年冬季﹐小雅又要出國公幹了﹐這次要採訪的目的地是北京﹐主題是“北京之雪”。
從赤道的吉隆坡飛到寒冬的北京﹐下機時一陣寒風刮來﹐小雅自然地圍緊了毛織圍巾﹐溫度零下好幾度。同行的攝影師大爾﹐戴上了寒帽與手套﹐直呼冷啊冷的。
北京的天空開始飄起雪來﹐大爾卡嚓卡嚓地拍下初雪﹐這真是可遇不可求的緣份啊。
天安門廣場﹑故宮﹑長城﹐薄薄的初雪﹐輕輕地染白了歷史的容顏。
大爾用鏡頭獵捕了雪景﹐小雅用文字記載了雪景。

他們這幾天都住在松鶴大酒店﹐為了方便晚上步行到王府井街。
『小雅﹐到小吃街去逛逛吧。那裡什麼美食都有﹐只怕你的胃不夠大哦。』大爾揹起相機﹐準備去王府井街拍夜景與美食。
『走﹐肚子快餓扁了﹐再不帶我去吃﹐我可要抗議了。』小雅一個箭步﹐就衝到小吃街去了。
『喂﹐小姐﹐你未免也太餓了唄。你想吃什麼﹐我幫你叫。』大爾滿腹熱忱﹐然後叫了一大堆的美食﹐堆滿小小的檔口桌面。
大爾捉起相機開始馬不停蹄地拍照﹐Golden當年在韓國拍照的模樣就像白雪一樣飄到小雅髮上﹐鑽過髮絲進入她的腦海﹐又再次地翻滾了雪封的記憶。
看著大爾自然到有些傻乎乎的可愛模樣﹐小雅不自覺地又想起了大童那張少年的臉。8年了﹐對於初戀的種種﹐她還是記憶猶新的。
這一刻她終於承認﹐走過了這麼長的路﹐飛過了這麼多的國家﹐她仍然生活在愛情的國度中﹐一刻都沒有出走過。

■ 當你離開的時候
『人是記憶的奴隸﹐有些事情即使過了一輩子﹐恐怕也不會忘記﹐尤其是刻骨銘心的愛情。
當愛情由濃轉淡﹐山盟海誓都成了不值一提的謊言﹐人的心真的會瞬間枯萎的。
當情人從懷裡掙脫﹑離開﹑不見蹤影﹐人的心真的會立刻崩潰的。沒有人會堅強到百堅不摧﹐更沒有一個真正付出感情的人﹐在面對愛情離開時會面無表情的。
但是未來是比過去重要的﹐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未來付出努力﹐所以即使你離開了﹐無論我是否在心中掛念著﹐仍然不能一再回頭看。當你離開的時候﹐也應該是我重新出發的時候了。』小雅喝了幾杯二窩頭﹐嘰里咕魯地說了一大堆。

『小雅﹐說句坦白的話﹐我有機會做你的男朋友嗎?』大爾嘴裡咀嚼著蒙古牛肉﹐嘻皮笑臉地問道。
『為什麼?』小雅也塞了塊牛肉進口﹐學他一樣口齒不清。
『因為我相信自己可以照顧你一輩子。』大爾的表情突然認真了起來。
『何以見得? 說來聽聽。』小雅咬嚼著麻辣火鍋的羊肉﹐微笑地盯著大爾的反應。
『我沒有華麗的計劃與漂亮的謊話﹐我只是敢肯定自己一定會好好地照顧你一輩子的。』大爾吞下了牛肉﹐認真地表白著。
『好﹐就衝著你這句有誠意的話﹐我答應做你的女朋友。不過你要有個心理準備﹐要是你敢欺負我﹐我可不會輕易放過你哦。』小雅兇巴巴地警告著。
『遵命!』大爾興奮的反應﹐在小吃街裡頭引起了一陣小騷動﹐幾個陌生旅客還獻上了祝福﹐大家快樂地笑成了一團。

■達爾文
男人與女人的青春都很有限﹐在時間的擺渡之中﹐要把握一場有結果的愛情確實不容易。
有人在青春歲月中不斷失戀﹐卻也鼓起勇氣屢敗屢戰﹐漸漸也掌握了愛情的法則。
有人在青春歲月中不斷戀愛﹐心裡只想著下一個才是Mr.Right ﹐卻因此可能蹉跎了最好的那一個。
達爾文的進化論﹐原來放在愛情的立場上也是精彩的比喻。
在競爭激烈的時代﹐美好的人事物﹐大家都想去佔有。包括愛情。
當選擇擺在對方面前時﹐你會不會成為被篩選時﹐留下最好的那一個呢?
達爾文進化論提醒你我﹐要成為最好的人﹐才能擁有最美好的幸福。*

2008年3月17日作品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nic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