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0日 星期四

到實猛谷野生動物中心看Orang Utan







到古晉實猛谷(Semenggoh)野生動物中心﹐看Orang Utan人猿在樹上表演雜技。
我一邊舉起相機拍照﹐一邊看著人們在樹下圍觀牠在樹上輕而易舉地攀樹﹐我一邊想著一些事情。
人猿的本能是爬樹﹐就像人的本能是走路一樣。
我第一次在露天的樹下﹐以這種形式看Orang Utan﹐也第一次在人猿的胯下走過﹐第一次走在森林中仰頭看到三四隻人猿在樹上攀爬﹐用力地晃動了樹枝。
我在想:任何的生活型態都是可能改變的﹐人猿原是森林中放蕩不羈的野生物﹐如今竟然在訓練之下﹐在固定的時間﹑地點出場﹐然後專業而盡責地表演娛眾﹐然後重回雨林的懷抱﹐只是啊﹐那種原來屬於自己的性格與習性﹐應該已漸漸地消失殆盡了吧。
人啊﹐不也是如此嗎?
剛在社會出場時﹐滿懷理想﹑憤世嫉俗﹑可以為了宗旨絕不妥協﹐一段社會的歷練之後﹐菱角都被磨平了﹐因而也變得圓滑了。
人猿與人﹐有何分別?

4 則留言:

长竹 提到...

恭喜你!杨善。
做了文艺社的主席,有什么计划没有?

楊善過癮地帶 提到...

長竹
計劃大事招覽新會員﹐加強陣容。
加強學校文學工作。
其他計劃﹐開會再計劃。

夜喵子 提到...

我想一些比较基本的个性还是会保留吧?没办法,要做一个唯我独尊的人会被社会遗弃,所以我们无法独自活着而不跟着大家都步伐去走。
--题外话,什么文艺社?公开给大众的吗?听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楊善過癮地帶 提到...

夜喵子
不好意思,迟回的信。
中华文艺社成立廿年,是一班喜欢创作的朋友组成,希望你可以加入我们。
联络我填表格,我要招兵买马,加强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