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2日 星期五

我的童年私房电影院

文。杨善

刀光剑影的<锦衣卫>,在京都戏院里陪我度过了声光影像的1小时45分钟。剧终人散时,我的脑海中还清晰重播着甄子丹的武功、逼迫与哀伤。
一个人坐在麦当劳快餐店里,吃着不如当年美味的牛肉汉堡包。啊,还有可乐与薯条。
长了多一些年纪,常常会出现怀念旧时光的情怀,我想这跟人类记忆库中的“回忆链”有关吧。听到某首歌就会想起某段生活记忆,看到某些人事物就会想起某些生命片段,记忆就是这么神奇有趣啊。
小时候,母亲包在粉红纸巾里打包回家的喜宴烧卖,总是好吃到叫弟妹们吵架。那一股在嘴巴里散发飘荡的真材实料肉香味,如今再也寻找不到了。说牛肉汉堡包不如当年初尝时美味,主要也是这种无法用言语明说的情怀吧。
看了数不清多少部电影的我,每次与朋友聊起最喜欢哪部电影时,总是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童年时我家的私房电影院。
那时我们都是童稚年龄,尽管一双腿跑遍了乡下的每一个角落,却不曾踏进过电影院。
那时已经工作的二哥突然创意大发,研发制作了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一架的手操木制电视机。他削了两条手肘般粗的一尺木棒,木棒从头到底、左右钉了两片锌片。上下左右用四片塑胶板粘成盒子状后,把两条木棒立于盒中,木棒上端插入小铁条方便于旋转木棒。
喜欢画画的四哥用小张的图画纸,画了不同内容的剧情,然后把一张张的图画粘连在一起。起头第一张剪成尖角插入锌片,其他图画全卷在左边木棒上,当慢慢转动木棒上的小铁条时,图画就会一张接一张的陆续呈现。剧终时,全部的图画就会从左边的木棒卷到右边的木棒上了。

我在歌乐多村的老家有8间房间,还有一间关上窗口与门口即伸手不见五指的小房间。这小房间就成了我家的私房电影院。
星期天或学校假期时,我们即会举行电影会。叫来左右邻居的童年玩伴,以日历当钱,黑字体的一元,红字体的十元,看电影要打票进场。
我们在小房间里摆了几排椅子,前面的桌子上摆了手操电视机。观众鱼贯进场,坐满后即关上窗口与门,顿时漆黑一片。我坐于最后座,以老爸的手电筒照射前面的电视机。四哥在介绍戏名之后即开始慢慢转动木棒,一张张的画面呈现在观众面前,带给了观众们许多快乐。
我家的童年私房电影院里,有时放映水果片,有时放映武打片,有时放映动物片,全部都是四哥必求的作品。
这一段童年记忆,给了我们这群小孩许多珍贵的回忆。
我的童年私房电影院,虽然已经停业20多年,但是当年投射在眼前的画面啊,仍然时不时的播映在我的回忆之中,永不下画,永在放映。

200210作品

9 則留言:

Felix Chai 提到...

好特殊的童年记忆。
孩子的创意就是这么天马行空,在成人眼里不可能的事情,这些小小心灵可是觉得可行的哦!
我小时候也试过演话剧,还招左右邻舍的马来孩子来看我表演。(老爸是在政府部分打工仔,咱们住的家也是政府的咯!)
那时我熊猫可是充满表演欲的也!

天晓得,杨善兄也来开个电影院咯!哈~~

熊猫

匿名 提到...

A dream is a dream...

匿名 提到...

A dream is a dream.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我有许多特别的童年事迹,慢慢与大家分享。像抓苍蝇卖钱,拿一根竹游过江等。

許之亮 提到...

美丽的的《高乐多》回忆。。那是我童年学校放假吵着妈最向往的地方。

太多“奇迹”在那里经历了。如今还是很惦记着它。。。

Felix Chai 提到...

抓苍蝇可以卖钱的吗??没听过也!

熊猫搔头发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乡下砖厂老板为养银龙鱼,一块钱买100只苍蝇。那时我家养猪,多的是,就一袋一袋的抓来卖,换冰条吃。
用手捉苍蝇技巧独家公开,手放离它8寸远,用最快速度向上扬半尺高并同时合起,练习多次就可成功了。

Felix Chai 提到...

哈哈~~~果然是捉苍蝇高手也!可以想象杨善兄摆好功架在(panda kungfu)嘿嘿嘿~~~苍蝇一只只掉下来!
我以前在老家也爱捉苍蝇,拿一块布弄湿,再大力往苍蝇拍下去,很容易就死七八只。

哈哈~~期待大师兄的新书出炉!

熊猫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熊猫
我是捉活的。
打死用苍蝇拍就可以了。
新书等年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