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日 星期六

走! 跟吉安一起去采集乡音


ZI AN 001 ■ 张吉安的高科技录音器材,是昆虫学家录虫鸣声的器材。

ZI AN 002 ■ 张吉安主讲《乡音考古讲座会》。

ZI AN 003 ■ 张吉安的演祭照片,由11位大马摄影师拍摄。

ZI AN 004 ■ 张吉安与刘永尧。刘永尧的“打房诗”,获收录在吉安新书中。

ZI AN 005 ■张吉安新书《乡音考古:采集、行为、民俗、演祭》,诗巫区由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及杨善协助售卖。

ZI AN 006 ■ 阮光安兴奋的请吉安为新书签名。

ZI AN 007 ■ 左起华团秘书长刘锦虎、作家张吉安、砂华族文化协会执行主任蔡增聪、会长蔡雄基及杨善,在会所留影。

ZI AN 008 ■ 吉安与诗巫传统美食。

ZI AN 009 ■ 张吉安访问本固鲁林文绍。

ZI AN 010 ■张吉安与本固鲁林文绍合影。

ZI AN 011 ■张吉安与陈文德合影。

ZI AN 012 ■ 陈文德是<源来有限公司>董事长。

玩艺达人系列19
文/ 摄影: 杨善

童年时,我们总喜欢约同乡下的玩伴,一起在阡陌之间捉白胸秧鸡,一起在黄浊河中摸螺子,一起在树下用弹弓射鸟。
少年时,我们狂爱约同死党,一起在舞台上表演戏剧,一起在篮球场上追球,更喜欢聚在凤凰木树荫下,聊某某班的某某女孩。
青年与成年时,我们更喜欢约同有共同目标的好朋友,一起为事业打拼,一起为人生奋斗。
老年时,我们最喜欢约同自己的家人,一起品尝一生拼搏的甜甜成果,享受团圆的天伦喜乐。
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情很需要一班有志之士一起参与,让它发挥出更巨大的力量。
所以……走吧! 今天起我们就跟吉安一起去采集乡音,一起为自己的民族藉贯乡音留下声音的资产吧。
(要买吉安新书者,请联络SIBU杨善084-219251)
■为什么要采集乡音?
Ai.FM的名主播张吉安来了,带来了中华民族的乡音资产,也带来了他两年多来酝酿的乡音结晶品---《乡音考古:采集、行为、民俗、演祭》及乡音纪录专辑。
多个朋友在讲座之前都问我: 『吉安只有32岁,为什么这个年龄的都市年轻人会去做“这么古老”的事呢? 』我从他们脸上看到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我什么都不解释,只说: 『你就来好好的听吉安为自己所做的“乡音考古”作最完整的解说吧。』
2009年5月1日,吉安在佰乐门大酒店主讲了一场“潮州乡音讲座会”。我在大厅初会吉安,过后还做了一场人物专访。因为大家都是热爱民族文化的年轻人,所以特别投缘,话题不断。
2010年6月27日,是爱FM、联合日报及砂拉越华族文化协会联办的《乡音考古讲座会》,吸引了整百名对乡音“好奇”的观众。听到吉安的分享及他语重心长的叮嘱大家一起来收集乡音,我觉得我急需写这一篇报道,来唤起全民收集乡音的醒觉。希望大家都用录音机、摄录机等录下家中老人的乡音,并用文字翻译记载乡谣中的意思。
或许你还在搔头,问说:『为什么要找乡音呢? 』
就因为张吉安说: 『那些会说乡音的老人家,大都已六、七十岁的高龄了。我在这两年半的时间里,马不停蹄的在全马各地东奔西跑,是因为忧虑再过10年,哪些会说乡音的老人家会不在人世间了,到时就永远失去他们的乡音了。在我采集的过程中,曾有两次找到很棒的采集对象,但是当我想要再第二次找他们做更多采集工作时,他们却骤然去世了。这样的情况让我倍感惋惜,也时时催促自己采集要趁早。我拜一到拜五有5个节目,采集工作就安排在周六与周日,可以说是马不停蹄啊。』
我觉得吉安的采集乡音工作,就像是一场拯救恐龙的艰巨任务,再不趁早在这10年内进行,乡音恐怕将会像恐龙一般绝种了。
张吉安2010年第一本新作:《乡音考古:采集、行为、民俗、演祭》与乡音专辑的有声出版,对于全大马华族乡音的保存,真的贡献巨大。
对于采集乡音,吉安有一种全力以赴的使命感。他说: 『我会坚持到底,能够走多远就走多远!』

■陪吉安在诗巫采集乡音
2010年6月28日,我陪吉安在诗巫采集乡音,过程中受到极大启发,也得到感动。
6:45AM,我给了睡在晶木酒店的吉安一个Morning Call。
7:15 AM,我载吉安去诗巫打铁街的<阿喜咖啡店>吃鼎边糊、夹肉光饼及一盘乾拌面。
8:20 AM,我带吉安到爱莲街<诗巫乐龄中心>去找之前约好的本固鲁林文绍。88岁的林老,脚痛,走起路来有些吃力。
8:20—9:30 AM,林老讲起了他的成长往事,分享了大约80年前,有3个算命师,在诗巫街道打着牛角发出噗噗声,一边叫嚷: 『算命哟! 算命哟!』的街头趣事。那些算命师还会唱出“算命歌谣”,林老用福州话唱来,煞是有趣。除了“算命歌谣”,他也念了一首“萤火虫”的童谣,可惜因为年代久远,后半段忘了……。
张吉安说得没错,老人家离开说唱童谣的日子太遥远了,加上没有文字记载,全凭头脑里的当年记忆,忘记成了采集乡音其中一个大挑战。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张吉安急着要用文字与录音双重记录乡音的原故了吧。

9:30 AM,采集好本固鲁的乡音,我载吉安去找兴化公会名誉会长陈文德老先生,90高龄的他,身体仍然健壮,思维也非常清晰,滔滔不绝的分享了他从中国漂洋过海的辛苦经历。
陈老说他20岁时从兴化莆仙南来时,曾在古晋拉了一年的人力车。一天的租车费是10仙,一天可赚一令吉50仙左右, 70年前算是不错的收入了。
他也用兴化话说唱了好几首的闹新房的兴化歌谣。但因为他老人家无法用文字写出所说的歌谣字句,所以吉安可能要回西马找兴化老师翻译书写了。
10:40 AM,因为吉安要赶搭12点15分的班机回吉隆坡,所以我们必须离开了。
张吉安一再表示: 『诗巫这个小福州,一定蕴藏着很多的福州乡音,可惜我这次来去匆匆。我非常希望来日有机会,可以在诗巫住上一个星期,好好留住这个城市的珍贵乡音。』
这一次,有机会陪吉安在诗巫采集乡音,我看到了他对采集乡音的认真与专业,迫切与热爱。当一个人把全部心思放在他的使命上时,那种随之散发的生命热力与精神光辉,真的很使人佩服与感动。

■什么是乡音采集?
(此段摘自张吉安新书《乡音考古:采集、行为、民俗、演祭》)
乡音,承载着民族口头上的无形集体创作,反映历代族群的心声,包含流传民间的生活智慧和价值观,也是不同年代社会缩影的总和。文字可以记载乡音,可惜的是,文字却无法让人“听到”乡音的“原声”。
随着时间的流逝,年岁的增长,本土的华人乡音逐渐被淡忘、消音,导致民族集体记忆出现局部空白的重大缺憾。所以,采集兼录音是“乡音”最佳的保存方式。
本土的华人乡音,是考证华人历史发展轨迹不可或缺的环节,更是200多年来大马各藉贯族群参与拓殖开发东西马两地的有力考古佐证。事实上,其他文化与语言的冲击,至今尚未有人对此变迁进行长期性的采集工作。
《乡音考古:采集、行为、民俗、演祭》采集范围,涵盖了大马的7大籍贯:即广府、福建、客家、潮洲、海南、广西及三江(浙江、江苏和江西)。流传于本土的乡音类型,乃包含以下任何具体形式来呈现:
一)乡谣、童谣、歌谣、摇篮曲、顺口溜、叫卖声等。
二)民间艺人创作、戏曲、民间音乐、庙堂音乐、喜丧音乐等。
三)口述自传,包括当年从中国远渡南洋的经历、地方性的民间故事、历史事迹、小人物野史等。


张吉安简介:
张吉安,祖藉广东开平,1978年在吉打州亚罗士打出生。
林国荣大学/Curtin University, Australia大众传播与电影制作科毕业。
2005年至今,在大马广播电台爱FM电台掌班,每晚9-11点,制作兼主持5大跨界的节目:
周一: 《友人漫游》
周二: 《安全考古地带》
周三: 《华乐新当家》
周四: 《乡音考古。思想起》
周五: 《吉兴造音》
目前,吉安也是新纪元学院电影系讲师,乡音采集、行为艺术、剧场工作者、<马来西亚华人乡音采集计划>和<乡音考古。民俗演祭>发起人兼艺术总监。最新身份是大马作家。

3 則留言:

李敬聪 Ferdinand Lee J.J. 提到...

在民都鲁,我也有跟他去采集乡音,很喜欢这种感觉,也觉得这种工作很有意义,幸好这社会有他,否则,马来西亚华人乡音真的失传。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大家一起努力吧。
用我们的录音机与文字记录下来,作为传宗接代的文化财产。

I'm Who I'm 提到...

我從不缺席吉安的晚間IFM 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