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4日 星期六

Cambodia 金邊殺人場的冷血骷髏展

 圖說:
KILLING FIELD001 ■ 《殺人場》內的“靈骨塔”。
 KILLING FIELD002 ■  靈骨塔。
 KILLING FIELD003 ■  靈骨塔上的骷髏。
 KILLING FIELD004 ■   《殺人場》博物館。
 KILLING FIELD005 ■  殺人魔波爾布特。
 KILLING FIELD006 ■ 紅高棉軍人的服裝。
 KILLING FIELD007 ■  殺人場挖出骷髏的照片。
 KILLING FIELD008 ■  殺人場照片。
 KILLING FIELD009 ■  紅高棉軍迫害人民的圖畫。
 KILLING FIELD0010 ■  骷髏展示。
 KILLING FIELD0011 ■  《殺人場》外的餐廳。
 KILLING FIELD0012 ■  男人在砍一種黑紫色果皮,像小椰子大小的水果。

 KILLING FIELD0013 ■  果肉是乳黃色的。
KILLING FIELD0014 ■  不知名的果樹。

古跡行腳系列18

魔王波布狂殺200多萬人
金邊殺人場的冷血骷髏展

文/攝影:楊善

你殺過魚嗎?
你殺過雞嗎?
你沒殺過人吧?!
父母生我們原是一個善良的孩子,老師教導我們成為一個有道德的學生,牧師指導我們成為一個有愛心的信徒。
但是波爾布特怎麼了? 難道在他的生命中,身邊沒有出現循循善誘的父母、老師或牧師?
波爾布特怎麼竟然成了一名殺人魔,揮刀舉槍之即,使200多萬人頓時成了萬人塚中的其中一具屍體呢?
對於一個殺人狂魔的心理,我還沒有答案。
                                                                                        ■紅色夢魘
1975至1978年的三年八個月時間裡,當我們快樂的在馬來西亞這片土地快樂的奔跑時,柬埔寨全國700多萬人卻是在日以繼夜的逃命著。三份之二僥倖逃出生天的老百姓,躲在恐慌的紅色陰影中苟且偷生;逃不掉的三份之一人,在國土上書寫了一篇橫屍遍野的慘痛歷史。
這一場紅色夢魘,不只老百姓走不出陰影,連整個國家三十多年來依然被夢魘捆綁著,難以脫逃。
我在來《金邊殺人場》(Cambodia Killing Field of Choeung EK)的早上,因為拉肚子而情緒不好。知道自己即將走入一場恐怖的夢魘中,我還是奮力的調整好自己的心情,以最冷靜與平穩的情緒進場。
付了2美金的入場票,我來到了《金邊殺人場》的“靈骨塔”前,看著擺放在塔中架子上的骷髏,深邃的眼洞中發出冷冷的寒光,不禁打了一個冷顫。那時天空蔚藍,天氣炎熱,我的心卻一路冷到了發麻的頭皮。
單在這個《殺人場》範圍,當年就挖掘到9000多具的屍體,僅剩7名生還者,所以相關單位在這兒建了一座“靈骨塔”,以紀念死者及讓受害者的靈魂有安息之所。抬頭望向滿塔的頭骨,我能做的,只是為現在的柬埔寨作一個國泰民安的祈禱了。
過去,柬埔寨是個戰亂不絕的國度,因此國內有不少的戰爭資料館與博物館,而這座《殺人場》是其中最廣為人知的。
《殺人場》又稱“萬人塚”,位於金邊南郊15公里,算是偏遠地帶。
《殺人場》曾是紅色高棉時期的集中營。
1975年,波爾布特執政期間所領導的紅色高棉,大舉攻陷了金邊,奪得國家政權並且自立為王。
波布上位後化身為魔鬼,打從1975至1978的三年八個月,他殘忍的屠殺了全國三份之一的人口,尤其是知識份子更是難以倖免於難。這樣的殺人動機,是為了庸人比較好管,就像以前中國皇帝秦始皇“焚書坑儒”一樣。
離開“靈骨塔”,我去到了博物館,看了一段紅高棉時期的歷史影片,其中有許多鏡頭是很震撼人心的。
博物館內有許多殺人場挖出骷髏的照片、當年紅高棉軍人的服裝與武器、紅高棉軍迫害人民的圖畫、骷髏展示及文字記載。
走出《殺人場》時,我的心情沉重得像綁上了一塊鉛,有種哭不出來,沒有眼淚的痛。

地址:Kay Johnson, 5E Street 178, Phnom Penh, Cambodia。
開放時間:7am-5pm。
入場票:2美金。

■奇果小插曲
《殺人場》的後院,我看到一個男人在砍一種黑紫色果皮,像小椰子大小的水果。
我不懂這種果樹的名字,也第一次看到人們採來吃,所以好奇的趨前拍照。
兩個女孩圍著父親,時不時還歡笑追逐著,而那個沉默的父親,只是低頭安靜的剖開那一粒粒黑紫皮的果子,然後取出果肉,放進簍子裡。
那果肉是乳黃色的,我向他討了一塊來吃,其口感像燕菜,味道平淡微甜。果肉雖稱不上好吃,但對我來說,也算是嚐過了新的果肉。

1 則留言:

一介草夫 提到...

战乱, 杀戮,逃亡。可怜的人类没有从中学习到什么。头颅,残骸成了观光的景点,悲啊!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