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28日 星期二

如楼《人园茶餐室》。鹿肉 蒸鱼 米连齐上桌


■我一个人在如楼的街上逛逛拍拍,发现到店屋前面的公园有一团团的乾盘面在晒太阳,于是举起相机拍下了一碟美味乾盘面变身前的样子。

■镇上唯一的蛋糕西果店,叫《小龙饼家》。

■ 松软、微甜的饼乾。

■ 云吞乾盘面。

■ 炒鹿肉。

■ 蒸鱼。

■ 米连。

■<人园茶餐室>。

鹿儿本在山中行,雨林练就健壮身,如今落入铁丝网,养殖数载成美食。
鱼儿本在水中游,江河海洋无疆界,如今落入渔夫网,化成蒸鱼成佳肴。
米连本在林中生,日月甘露化绿厥,如今落入伊妇囊,和巴拉煎香喷鼻。
旅人,你若有空到如楼这个内陆小镇,别忘了留下来吃一顿美味午餐哦。

■小龙饼家与乾盘面
我到如楼县( JULAU,旧称芦兜 )目的是想写小镇的旅游系列,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拍了一些美食照片。这些美食不与读者分享似乎是一种浪费的行为,于是我把所有拍到的三大类食物整理成一篇杂烩篇,诱你流口水。
我一个人在如楼的街上逛逛拍拍,发现到店屋前面的公园有一团团的乾盘面在晒太阳,于是举起相机拍下了一碟美味乾盘面变身前的样子。
看看手表已是中午时分,早上肚里的炒果条已经消化了,于是我去甲必丹严仕斌开的《金峰茶室》叫了一杯奶茶与云吞乾盘面,虽然味道没有我在诗巫吃的那么够味香喷,但我一样吃得津津有味,入乡随俗嘛。

吃完乾盘面要再走走看看时,我发现了镇上唯一的蛋糕西果店,叫《小龙饼家》。一问之下原来年轻的小龙老板是民丹莪人,来到如楼县开店主要的两大原因是做独家生意及为如楼人提供最新鲜糕饼的心意。我跟小龙买了鸡饼和老婆饼,虽然味道与其他地方的西果店没有明显的分别,但是人在异乡吃异乡食物的感觉就是有点说不出来的不同感觉啊。

■托拿督的福吃好料
正在啃鸡饼时,突然接到分开执行任务的同事身龙的电话,叫我到《人园茶餐室》吃午饭。原来是砂福州联合总会长拿督刘贤威率同美里福州公会一行人到如楼进行筹组拜访,午餐之后将赴沐胶进行拜访。我托了拿督的福,吃了一顿美味午餐,可惜因为之前吃了一碟云吞乾盘面,所以这一餐只能浅尝,但已满足了。
养殖的鹿儿,以香茅及其他佐料乾炒,咀嚼的口感颇佳,不失为一道美食。
记不牢名字的这一条鱼,虽然成了无名英雄,但其肉滑与新鲜却是叫人赞赏的。香菇、辣椒、姜是主要的佐料,却轻易地蒸出一道美食,我想主要原因是鱼儿新鲜吧。
米连是砂拉越特产,尤其是西马人来到诗巫都要叫一碟米连尝尝,往往也一扫而空。米连属厥类,嚼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口感。米连可炒巴拉煎或红酒或虾乾或江鱼仔,每一种吃法都有各自的魅力。

■ 如楼历史与简介
诗巫往古晋路途,经过芦仙桥再驾半小时就可见如楼路牌。如楼开埠于1936年,到1957年有22间木店屋。1954年建钢骨水泥的一号砖店,开始分新旧巴刹。
1955年政府开始建医疗院、电话局、乡村议会等基本设施。
1965年3月24日发生了大火,把两排店屋焚毁,这是如楼的黑暗一年。
如楼于1973年升格为县,华人虽然只有两千人左右,但却开了镇上33间店铺中的31间,占大部份人口的土族仅占其中两间。
1945年日本投降后,砂州拉者王朝结束,英政府把如楼埠纳入加拿逸县管辖,并开始兴建县公署,但现已荒废。
在四十年代中期至六十年代末期,如楼—麻正—加拿逸—诗巫往返之间是依靠水路。由如楼商家自资摩多公司肩负如楼经济命脉与社会繁荣的历史使命。
1953年黄道忠独创唯一的宝华戏院,现已遭时代淘汰的最古老建筑物。(历史资料:甲必丹严仕斌撰写提供)*

3 則留言:

BB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BB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周源清 提到...

如楼最好玩的是瀑布,还没去玩,先看照片排练。摄影100c
100camera.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