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柔佛笨珍龟咯港脚与世无争


KUKUP LAUT 1 ■一入村,即有一块招牌写道: “晚上7时到早上7时,禁止电单车驶入,以策安全。

KUKUP LAUT 2 ■ 渔船停泊在码头。

KUKUP LAUT 3 ■ 渔村内的茶餐室。

KUKUP LAUT 4 ■少妇载着两个孩子满脸笑容的踩踏在路上,一幅无忧无虑的样子。

KUKUP LAUT5 ■ <山义宫>。

KUKUP LAUT 6 ■ 渔船多不胜数。

KUKUP LAUT 7 ■ 村民在焚烧冥纸。

KUKUP LAUT 8 ■ 放眼水上养鱼场。

KUKUP LAUT 9 ■ 木桥上的两个小孩。

KUKUP LAUT 10 ■1999年11月落成的<慈德庙>是龟咯港脚最大及最新颖的庙宇。

KUKUP LAUT 11 ■ 渔村内的咖啡店。

KUKUP LAUT 12 ■ 高脚小路通往整个渔村。

KUKUP LAUT 13 ■ 渔村竟然禁止钓鱼?

KUKUP LAUT 14 ■ 这间屋子前的小路旁种满美丽花草。

KUKUP LAUT 15 ■<顺兴宫>。

玩在柔佛系列6

柔佛笨珍龟咯港脚
与海为伍 与世无争

文 / 摄影: 杨善

生活是一场人生的指定游戏,每个人都要在自愿与被逼的情况下参与其盛。
因为扮演的角色不同,所以各司其职。不管你是社会名流还是平民老百姓,是千万富豪还是一贫如洗,公平的是大家都只有一趟人生。
因为压力把许多都市人搞到患上忧郁症,所以近年许多人提倡要“乐活、慢活,更要爱生活”。而龟咯港脚的水上人家,一直以来都过着与海为伍,与世无争的日子,对于生活游戏的本质,他们早已洞悉透彻。

■脚车踏出快乐的轨迹
在柔佛笨珍长大的爱贞,偶而会驰车前来龟咯游玩,对于这个从渔村变身成旅游景点的地方,还算蛮熟络的。所以担任我柔佛之旅的客串导游,非常驾轻就熟。
游玩了龟咯咸水港(Ayer Masin)之后,我们走路来到大路左手边的龟咯港脚(Kukup Laut)。两边虽然都是水上人家,但是比起咸水港的一条大路通到底,龟咯港脚的高脚洋灰路则是九转十八弯的。
一入村,即有一块招牌写道: “晚上7时到早上7时,禁止电单车驶入,以策安全。”其实像这样一条高脚的4尺宽洋灰路,的确是非常危险的,万一速度太快或不小心滑倒,必摔下20尺下的烂泥中,后果不堪设想。
这里的村民不是走路,就是踏脚车了。看他们载着孩子满脸笑容的踩踏在路上,一幅无忧无虑的样子,总让我感受到他们“简单就是幸福”的生活方式。
假如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那我们何不学像他们,为自己编写一套乐活的生活方程式呢?

■水上人家的风调雨顺
龟咯港脚(Kukup Laut),一个非常奇特,全村都建于海上的渔村。全村的屋子都以高脚支柱屹立于海岸,是马来西亚半岛最南端的渔村,也是亚洲大陆最南端的渔村。这里距离新山约70公里,离笨珍约20公里。
生为水上人家,屋子建立在沼泽海岸上,终年甚至终生与海为伍,在大海中寻找生活的依归。对于无边无际的大海,大自然的大浪与暴风雨都是莫测的,所以这个小渔村里建设了3间庙,求的不过是生活的风调雨顺与平安顺利。
建在水上渔村中的<顺兴宫>与<山义宫>规模虽不大,却是香火袅袅的。
1999年11月落成的<慈德庙>是龟咯港脚最大及最新颖的庙宇,其庙前的4条柱子上题写的字句甚有意思,这里摘录与大家分享: “黄梁一枕原是南柯梦/老蚕作茧终须尘归土/仙凡路隔或能悟世情/师恩浩瀚尽在造化中”。
身为基督徒的我,一走而过龟咯港脚的3间庙宇,虽然没有烧香与拜拜,却也诚心祝愿他们生活平安如意。

■海上找吃简单即是福
有句话说“天生天养”,讲的就是地球所供给予人类的食物资源。像水中的鱼虾、森林中的动物、蓝天下的蔬菜水果,都充沛的提供了人类粮食。
龟咯港脚的老百姓多是渔夫,有些出海捕鱼,有些则在渔村附近的水面上设立水上养鱼场。一座座的浮箱并列在水面上,蔚然成了一幅生动的生活水彩画。
如果你有机会到此一游,不妨花五块钱坐船去参观水上养鱼场,一长见识,也可从中体验渔夫的生活滋味。

■龟咯简介
笨珍(Pontian)位于西马来西亚半岛的最南部,亚洲大陆的最南端,柔佛州的西海岸,西滨马六甲海峡,东南临柔佛海峡与新加坡海峡西口,是一个以海产闻名各地的鱼米之乡。她的名字是来自马来文的“停泊”。
县城小笨珍位于西海岸中段。县境南端皮艾角为亚洲大陆部分的最南点,附近龟咯(Kukup)为渔村。 笨珍最著名的旅游胜地就是龟咯了。所谓龟咯(Kukup),其实是包括了龟咯港脚(Kukup Laut)跟咸水港(Ayer Masin)。

2 則留言:

Felix Chai 提到...

很赞同你说的“简单就是幸福”,人的渴望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永远填补不完。

那天不晓得读到什么,
“钱买不了蓝蓝的天空,
也造不出宇宙万物,
更换不到孩子天真的笑脸······”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孩子的天真笑脸如果可以用钱买到,那已叫市侩的笑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