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3日 星期三

鹿角厥挽歌




■ 杨善


鹿角厥,把你养在屋后的屋檐下应该有十二个月了吧。
如今看到你乾瘪得不成人形地吊挂在那个雨淋不到,太阳光在一天的某个时段才会照到的角落,突然有种悲伤的感觉。
这个星期天,终於下了把死了15天的你拆下来的决定,站在椅子上的我,慢慢地解开捆在你身上的铁链,停止呼吸的你,已然失去了绿色的体温,整个身躯都变成褐色了。

去年九月杪,是一个好朋友花了一百元叫人从大树上把你摘下来送给我的。初来乍到的你巨大青绿而且充满生命力,还垂了漂亮的鹿角须,南风吹来时,像极了风中摇摆的绿色垂帘。我家屋檐也因而美丽了起来。

有一段时间,有两对麻雀在你的肚里筑了巢,生了几粒蛋,还孵出了几只可爱的小雀鸟,甚至还在我家后院学飞了起来。现在你死了,它们也抛下巢窝远走高飞了。

或许是我在忙碌的生活中疏於照料,或许是我太高估你的生命力,或许是我根本就不懂照顾来自热带雨林的你。我只在每个傍晚浇你一勺水,有时还喂你吃香蕉或苹果心,我猜想你死去的其中一个主因是营养不良吧,还是你想念雨林的家?

阿龙,对不起,我把你送的心意养死了。
我辜负了你和我自己,也辜负了一个生命的寄托。
听着Michael Jackson唱着环保歌曲Heal the World,看着奄奄无息的鹿角厥,我的心内疚非常。

02.10.07作品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這種心情我有過,我那盆美麗的水仙也死了。它死在太忙,太賴的我手中。

楊善過癮地帶 提到...

突然有个感慨:人啊,常常要等到失去之后才懂珍惜,亲人如此、婚姻如此、爱情如此、如今连植物也如此。

我们都应该多珍惜身边的人事物啊。只是忙啊,常常成了我们一错再错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