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天鹅城的刺青舞曲







■ 杨善

我对刺青这种图腾艺术,有一种欣赏之余却一直未能落实刺青的决心。它至今未被文明与时代的解读眼光所湮没,它仍然在人体画布上精彩演出。
29.6.2007开始的这一阙天鹅城的刺青舞曲,是一首展示身体艺术的舞台,演出的是世界各国民族原始的灵魂。
当身体成了一块有灵魂的画布时,人是会更爱自己的身体,还是把身体当作炫耀的画?

这一场婆罗洲刺青大会在诗巫这个保守的社会举行,成了2007年文化节最火的重点节目。
29.6.2007开始的刺青大会配合婆罗洲文化节,在诗巫石山公园举行3天。
盛会吸引了8个国家及地区的刺青爱好者参与其盛,计有大马、英国、美国、意大利、芬兰、西班牙、中国及印尼的代表组成17个摊位。
这场另类的宣传牌,为2007年大马旅游年加了新的元素。

刺青易出現後遺症
----------------
刺青在中國起碼可以上溯3500年,在古典文獻裏有"文身"、"鏤身"、"紮青"、"點青"、"雕青"、"雕題"等等名稱,使用者多為"遊手""閑漢"之流,先秦以來刺青被用於刑法上,稱為"黥",又稱"墨刑"。

刺青常見的後遺症有:皮膚出現光敏感性;感染梅毒、肝炎、愛滋病、結核等;產生黑色素瘤;留下疤痕等。刺青所用的特殊原料中的硫化鎘是一種黃色色素,主要是用來表現黃色,或加到硫化汞中讓紅色更鮮艷,有些人會對硫化鎘產生過敏反應,一照到太陽就會出現光敏感性皮膚,局部會起小水泡、突起。不過,只要將硫化鎘從刺青中去除,光敏感皮膚的症狀就會改善。

1 則留言:

you_e 提到...

我又再次坐了沙发。
我对刺青有种无法恭维的误会,不太喜欢这样的艺术。
“当身体成了一块有灵魂的画布时,人是会更爱自己的身体,还是把身体当作炫耀的画?”
确实值得人们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