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快乐的铁马岁月




■ 杨善

有些回忆是难忘而甜美的,它绣烙在头壳之上,像一块美丽的刺青,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
比如初恋、比如童年、比如许多珍贵的第一次经历。
记忆赋予人类最珍贵的价值,是因为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永不回程的单程火车。
曾经拥有过的,唯有靠脑袋里的那部放映机一再回味。脚车之予我,就是如此的遥远而珍贵。

小学时,我在歌乐多老家附近的小学篮球场学踏脚车,熟练之后就在乡村那条四尺宽的小洋灰路上满村跑。后来为了挑战技术,竟和四哥一起“放手”在小路上奔驰。当然,一两次把铁马骑到草丛是免不了的事,右脚膝盖也因而留下了一道疤。

后来我们一群死党常把脚车骑到亚山港去打篮球,骑到朋友爸爸的果园去吃他家的红榴连,骑到那个叫友安的朋友家看从森林到访的大猩猩。脚车之予我,乐趣无穷啊。

工作之后,买了电单车;再后来买了一辆汽车,脚车正式成为了回忆。
已经十五年没骑铁马了,那天到芦仙的渡轮码头看看,发现了这轮只卖RM15的手工小脚车。
昨天心血来潮,把它摆在庭院的虎尾兰旁拍了这两张照片,回忆马上涌上脑海。
童年啊,真是人生中最美的一个阶段啊。

2 則留言:

藍色小屋掌門人 提到...

每一天最快樂的時光便是能在夕陽下著騎鐵馬。我會把自己當著是長不大的彼得潘。鐵馬對我而言,是一對回到童年時的翅膀。

楊善過癮地帶 提到...

蓝色小屋掌门人
很喜欢你的这句话--鐵馬對我而言,是一對回到童年時的翅膀。
就像小叮当的时光机那样,有时我们需要用心翻阅一些记忆,这样你会发现,原来我们的曰子是这样过的。只是啊,回不去了。
我已十多年没骑脚车了,就像我已廿二年没见过我许多个小学同学了。
时光啊,真像一只长了翅膀却不长脚的青鸟啊。等它落地的那一刻,就是生命的终结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