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1日 星期四

缓慢的凌晨两点钟



。杨善

夜的步伐是缓慢的,缓慢到你会错觉以为时间停住了脚步。
我不喜欢熬夜,一方面为了健康,一方面是因为我是<睡觉>的信徒。虽然如此,我还是有过一些熬夜的经历。
我曾经企图要为了看日出而想彻夜不眠,但是最终还是敌不过睡虫的诱惑而在凌晨五点钟呼呼入睡。我23岁时曾经因为所经营的印务公司要结束营业而睡不入眠。要到会计公司“算账”的前一夜,我翻来覆去无法成眠,身心疲累,那是内心寂廖感觉最缓慢的一夜。
我的二女儿在两岁那年的一次水灾之后,因为惹上退潮之后的霍乱症,从晚上九点开始上吐下泻,即使只是喝一汤匙的水也会呕吐出来,一整夜总共呕了16次,泻了6次。我打电话向医生求助,他却叫我送到医院打水针,那时因为不忍心看着小生命如此遭遇,于是我就坐着抱住她,直到自己昏睡过去时,应该已经是凌晨四、五点了。那一夜是我人生之中最无助而焦虑的一夜。第二天的日出缓慢得叫人抓狂。
我以前兼职作保险代理员时,总是对公司设定的半年保费目标搞到倍感压力。常常在最后一天面对还差4000令吉保费的压力,合不上眼的瘫在床上翻腾难眠,甚至瞳孔放大的乾瞪着天花板。那样的日子,我连笑起来都像在哭。
夜的步伐是缓慢的,缓慢到我总是错觉以为时间中断了脚步。

五月一日晚上,我在诗巫佰乐门大酒店巧遇上了爱FM主播吉安,半夜还跟他作了一场人物专访。
他的节目从晚上10点播到凌晨两点,这与他的生活作息正好配合。他说他习惯在早上6点才睡觉,一直睡到中午12点才起床。因为他喜欢夜的宁静,这样可以让他在创作与制作节目时更投入心血与思路清淅。他还说他喜欢夜的缓慢,这样时光节奏让他感觉愉悦与舒服。而忙碌与吵闹的白天,他选择在梦中逃离现场。
缓慢的凌晨两点钟,吉安的生活才开始。

认识吉安之后的某一天,我选了一个第二天不用工作的周末来体验夜的宁静与缓慢。
我在家人全部入睡时独自醒着,看一本买了很久都没空翻阅的书,用耳机听一张在广州买回来的CD,仔细端详孩子们睡着的可爱脸庞,帮一些生病与苦难的朋友祈祷,心平气和的发掘心灵中隐藏许久的真善美,但是我还是撑不到六点就昏睡过去了。第二天,我甚至还要用很多的时间来补偿睡眠。我想,逆转时差来品尝夜生活这种事,还是留给伟人去做好了,像我这种<睡觉>的信徒,似乎难以办到。

040509发现真善美作品

3 則留言:

胖胖堂 提到...

怀念大学时期
多有人都是夜猫族
现在打工了,午夜钟声响起就得去睡了
哎...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早睡早起,健康之道。

Jasmine 提到...

我非常喜欢这篇文章,最喜欢的是吉安的那句话,真是太动听了。我喜欢夜的宁静,日夜颠倒对我而言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