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 星期五

慢活主义

。杨善


地球的脸色变化很快,人的脸色转变更快,这样快速的千变万化,有人消化不良,无法适应,甚至头晕作呕。
北极的冰山融化太快,人的仇恨一辈子都不见释怀,破坏环境的败类应该跟面临绝种危机的北极熊道歉,大人应该跟小孩子学习解怨之道。
网络的世界一半真实一半虚拟,但是其转变与前进的速度则快得令人咋舌。有许多人游刃其间,有许多人遭甩在后,有更多的人索性充瞎不见,充聋不闻,也绝口不提。
流行歌手的饶舌太快,老歌迷的耳朵再也流不出耳油,所以继续找回邓丽君、余天、费玉清等人的黑胶唱片,徘徊在岁月的隧道之中,继续沉溺。
少年的成长太快,刚放下棒棒糖,就在厕所里叼起了香烟,上演一部叫作<早熟>的电影。
少女的荷尔蒙变化太急,刚收起芭比娃娃,就穿起了牛仔短裙,涂起了艳丽的口红,游荡在购物广场里等着一场爱情的不期而遇,一触即发。
父母的华发苍白太急,刚刚从工作上退休,就要承受岁月的无情袭击。孩子独立的能力越缓慢,父母安享清福的日子也越慢降临。

这个社会、国家、世界的步调太快了,所以有心人用心灵的声音呼求大家要“慢活”。
“慢活”其实存在在人类的世界已经几千年,只是当世界的“快活主义”排山倒海而来时,大家都接受了忙碌的生活节奏与方式。
“慢活”的武功有太极、静坐、瑜珈、打坐,还有呼吸等。当生命在缓慢的速度中前进时,你才有时间关心注意被忽略的人事物,尤其是天天等着你施舍时间的家人。
“慢活”的交通工具有三轮车、舢舨、渡轮、脚车。当你缓慢的移动前进时,你才会看清楚那些掠过的风景。哪里起了一栋建筑物? 哪里种了一排棕榈树? 哪里的河岸有漂亮的金急雨? 这一刻缓慢的移动中,你才会看得清楚某些东西。
“慢活”的旅游方式是悠闲与自由的,早上睡到自然醒,在咖啡馆里与慵懒的波斯猫一起吃早餐,找一两个有质感的景点深度游览,坐着三轮车缓慢的在巷弄之间穿梭,傍晚在夕阳坠下的西面海边吃晚餐、喝红酒、吹海风。就算你用了七天在一个小岛上,你还是感觉到甚有意思的。但假如你喜欢逛街购物爆走,对不起,“慢活”不是你桌上的那碟菜。
古代诗人多是“慢活份子”,他们避走到世外桃源,在林中山中河岸瀑布下,沏一壶绿茶,烧一壶好酒,吟诗作对,舞文弄墨,为后世留下了唐诗三百首。有人挤破头往朝廷里钻,有人看破官字两个口而寄情山水,到底谁最后得到了喜悦的生命,当然大家的观感与角度都不同。
生活一定要忙闲平衡,才能在快慢之间拿捏住最适当的节奏。
假如你一直都在快速的往前冲,生活与精神倍感压力,不如调整一下生活方式,你一定会发现“慢活”的美好。*

160509发现真善美作品

3 則留言:

周部長 提到...

我觉的还是“快活”好点,哈哈哈。

周部長 提到...

PS:慢活是为了“快活”啊。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欢喜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