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4日 星期六

邢文泉老校长的精彩生命


1■<圣母昆仲会>将为邢文泉老校长在诗巫<圣心堂>举行<邢文泉修士入会60年钻禧庆典>。

2■诗巫公教中学。

3■ 公教校徽。

4■邢文泉老校长与现任郑文牍校长。

5■邢文泉老校长摄于养菇场内。

名人登场系列13
文/摄影: 杨善

今天,2009年7月4日,对诗巫公教中学的邢文泉老校长来说,是意义深重的一天。
因为今天是<邢文泉修士入会钻禧庆典>,一个难得珍贵的大日子。60年岁月悠悠,他坚持且忠诚的走过来了。
1926年出生的他是中国河北人,走过的83年的日子中,公教中学就占据了他生命中的33年。这样的一种缘份啊,都是因为诗巫人浓得化不开的人情味,让他感恩欢喜的长住了下来……。

■前言。
6月19日那天,宋凯林老师告知我关于<圣母昆仲会>将为老校长在诗巫<天主教圣心堂>举行<邢文泉修士入会60年钻禧庆典>的消息。我与老师都有了给老校长做个专访的共识。即便校长本身低调的性格,但是所有老师、学生、校友及所有热爱独中的社会人仕,都为这事儿替硬朗的老校长开心。
届时会有西马与新加坡的修士出席弥撒聚会,由苏孝洲主教主持。邢文泉修士于1949年入会,迄今60年整,可喜可贺。
我是诗巫公教中学的学生,在学时正是老校长“执政”期间,所以在进入传媒界之后,为这个令人敬畏的老校长作个报导,成了我时刻浮上脑海的念头,如今终于忐忑完成。

■校长的“脸部按摩”
穿着白色修士服的老校长可谓“行踪飘忽”,何时会脚步声“消音”的出现在课室外,永远都是一个谜,所以大家都打醒了十二分精神。
老校长有个十分犀利的“杀手间(金旁)”,就是鼎鼎大名,叫人闻之色变的“脸部按摩”。
印象中,我在中学6年中曾经二度“享用”了他的“脸部按摩神功”。第一次是我初中一首次进入礼堂参加周会,因为下雨我就穿了拖鞋,惹祸的是我顽皮的在进门时跳起来拍了一下门框上端,被他看到了。
『刚才那位拍了门框的同学到前面来!』老校长严肃说道。我吓了一跳,躲在队伍中不敢上前去。
『你穿着红色拖鞋,不要等我下去找到你啊!』老校长一声警告,我只好头低低的上前站在1,500人前面,第一天就“出名”了。
会后我被召到校长室,他问我为何要这样做? 我竟然说出了可被奉为经典的理由: 『因为我走到门口时,刚好腋下很痒,于是就伸手去抓痒,所以举起手来就打到了门框。』老校长一听脸色大变,两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捉住我的脸颊,前后摇晃七八下,一松手,脸颊如火灼热,脑袋一片空白。这就是学生们闻之丧胆的“脸部按摩”。我终于尝到其滋味了。
第二次是我在考试期间在江滨公园念书,临近考试时间时才进校门,结果在校门口被校长截住。当我解释在公园念书时,他说了句: 『你六点半船就到了码头,怎么现在才来? 一定跑去哪里玩了?』接着又是一场天昏地暗的“脸部按摩”。坦白说,那次我真的是冤枉的。
即使校长二度提供“脸部按摩”的服务,我却没有讨厌过他,有的只是敬畏。直到这一场专访,我对他才有了与长辈聊天的轻松感觉,只是敬畏的心是永远不变的。

■动乱的年少之路
『人生至此,你对生命的感想是什么?』这是我们聊天式采访的第一句话。
邢文泉老校长微笑娓娓道来: 『我的人生与信仰关系密不可分。我从小就信奉天主教,家族几辈子都信教。那时我住的村子里没有教堂,隔邻村则有一间大教堂。12岁时,我看到做圣母会修士的表哥生活很有意思,就跟了他去北京的圣母会。中学时我就在圣母会办的师范学校读6年书,那时日本攻占中国,北京沦陷。记得有一个暑假我回家,遇到日本人围村,他们打人、灌冷水,许多乡民被捉到了日本人的据点,还要村民付钱赎回。这是我小时候难忘的经历。』
老校长刺激的往事使我听得津津有味,他续说: 『高中一时日本投降了,国民党到了北方,共产党则占据乡村。高中毕业后我接受修士训练,那时时局紧张,因为国、共在开战,共产党攻陷国民党在北京的13军团。国、共后来讲和,13军团撤出北京到宁夏。1948年,共产党得势进驻北京。』
老校长续说: 『1949年4月,我离开北京到了上海,再从天津坐罗厘到济南,接着坐火车到卫县,其中要穿过国共对立的“真空地”到青岛。青岛住了一宿,我又坐船到上海住了7 天。后来到了香港、在澳洲师范学院进行修士训练。』

■精彩的教育之路
思路清晰的老校长继续说道: 『1952年我到了斯里兰卡学了18个月的英文。在中文、法文、英文及普通数学中都考获好成绩,后来到新加坡教了一年书,后来被派到关丹英校6年,槟城圣心中学一年半。法国受训一年后回到大马八打灵中学教学一年,再赴罗马接受一年的修士训练。那时大马的修士较多,我就到瑞士帮忙开办修士班,后来更在瑞士Fribourg大学读了3年半的教育系。毕业后回到古晋,在圣路加中学做了两年的校长。』
后来马六甲的校长打学生出事,我代做了2年校长。后来又在吉隆坡的公教中学作了一年半代校长。在怡保从事两年的教育之后,1976年尾才来到了诗巫公教中学,转眼19年,于1996年退休。如果从开始当校长到退休至今,老校长已经在诗巫公教中学33年了。

访问之中,我对老校长说起往事倒背如流的记忆力深感佩服,真是太厉害了。我对校长执教的履历作了详尽的报道,是我十分佩服他对教育的坚持与热诚,那是许多老师与校长的榜样,值得模仿学习。
谈到现今老师的教学心态时,老校长表示: 『因为尚巴纳神父为贫穷村民创立学校,立下修士献身教育的榜样。他也成了我的人生模范。老师只要有教育的使命感与明白教书的功能,一定会付出代价。就像尚神父说的: 教育一个孩子,必须有爱。』

■充实的退休之路
老校长于1996 年退休之后,到了台湾与西马学习养菇。本来想教学生学习养菇,可是大家都没有兴趣,于是就买了简单的太空包种植。
在养菇的巅峰期,一天最多收割80公斤,那时因为怕凤尾菇长太大,三点半就摸黑起床采摘了。现在因为配方出现问题,一天收获不到一公斤。我想,老校长的身体虽然还很硬朗,但是已不是操劳的年龄了,所以少一些收获也是好事一件。
老校长注重保健,我请他分享养生之道。老校长笑说: 『我是河北人,本来吃得咸。但因为我的血压曾经达到200,所以饮食特别小心,尽量清淡、不油炸。现在的血压都维持在140-160之间,健康良好。平时我晚上在听过<中国之声>新闻之后,于九点睡觉。三餐定时定量,早上四点起床,做半小时的慢步运动。这就是我简单的保健养生之道。』

■诗巫是我家
老校长在诗巫长住33年,对于这块土地充满了感情。当我问他对于这片土地的领受时,他发出了真诚而开心的笑容,这是我以前当学生时没有机会见到的表情。
老校长笑说: 『我在诗巫待最久,认识的人也最多,比较起其他地方,这里的人情味真的非常浓烈。这可从报纸的人情广告,有人去世时认识的人都来慰问,人与人的相处上深深感受到,这块有情天地真的与众不同。1949年我住在香港一栋建筑物的5楼,左右门的邻居不讲话也不理人。通常只有乡村或小镇才可能关系密切,但是诗巫这座城市竟然保留了这份最真诚的感情,真是太难得了。我相信这是百年前开荒时期,大家保留了传统与互相关怀的精神,才形成这特殊的风土民情的。』

邢文泉老校长,杨善在这里除了藉这篇报道恭喜你修士入会钻禧之外,更祝愿您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6 則留言:

小賢 提到...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detailed information. He is a good head master I ever know. Time and tide wait is for no man, didn't know he is already 83 years old. I truly wish him all the best.

"Praise to the lord for what he has done for us" is the only word I can commend after reading your blog.

Sceptics 不肖生 提到...

sibu, 原來是這麼有人文氣息,,,有趣的地方....

以前我不知道,,,

匿名 提到...

他永远是我心目最可敬的校长。。

萨姆,93年高三仁同学

Toh Chee Leong's Collections 提到...

Semoga Tuhan memanjangkan umur bekas Pengetua Bro. Paul dan diberi kesihatan kehendaknya.

Dia merupakan pengetua ketika saya belajar (Lower Six and Upper Six (STPM) di Sekolah Tinggi Katolik sekitar tahun 1989 & 1990.

Beliau memang merupakan seorang pengetua yang tidak ada tolok bandingnya dari segi kepimpinannya.

Memang layak dicalonkan sebagai pengetua sekolah menengah persendirian contoh di atas perkhidmatan yang Cemerlang, Gemilang dan Terbilang untuk masyarakat Cina khususnya.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他是伟大的教育家。

William 提到...

There are similarities between Bro. Paul and Bro. Albinus. Both have the ability to walk without noise and appear whenever the students make a wrong move. Brother Albinus also spy on students fooling around in the town.

Both of them are Catholic priest and I wonder how are they getting along with each 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