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8日 星期三

茨厂街品尝汉记靓粥

大嘴巴美食系列28

旧街场吃冰火菠萝包
茨厂街品尝汉记靓粥

文/摄影: 杨善

因为在诗巫,甚至砂拉越都未见<旧街场>( OLDTOWN WHITE COFFEE)的踪影,所以每次我到吉隆坡,都会要求西马的朋友或同事载我到那儿喝一杯香到很够力的白咖啡,再点一粒冰火菠萝包,幸福的感觉火速上脸。
吉隆坡<茨厂街>有间营业半個世紀之久的<汉记靓粥>,虽然只是街边简陋的小店铺,名声却是响叮当,靓粥报道频频出现在报纸与杂志。
<汉记靓粥>煮了4个小时的白粥,黏稠滑口之外,搭配薄薄的生鱼片、弹口的猪肉丸、炸猪粉肠、皮蛋、鸡肉丝、油炸鬼及芹菜,美味可口的粥马上施展了它诱引你胃口的魔力,一碗上瘾!

A1 ■冰火菠萝包。

A2 ■<旧街场>的白咖啡。

A3 ■加央牛油烧面包。

A4 ■旧街场西多士。

A5 ■<旧街场>最特别之处就是它那传统氛围的室内装修,喝起白咖啡特别有味道。

A6 ■<旧街场>室内一隅。

A7 ■<旧街场>外观。

■<旧街场>
自从第一次由杂志社老板余大哥带我去<旧街场>( OLDTOWN WHITE COFFEE )喝白咖啡之后,我就爱上了这一家连锁店。余大哥还给我讲述<旧街场>的小故事。原来它的前身是一间小咖啡店,由父亲经营,那时它的咖啡已经远近驰名了。
儿子从外国读书归国之后,就大事扩张版图,把咖啡店大举改头换面。在装修上即保留着传统老咖啡店的味道与氛围,在食物饮料方面却是在去芜存菁之后再加入创意的美食与饮料,所以吸引了大群的老少食饕。成功上位之后,开了多间连锁店,也把招牌的白咖啡做成包装,通销国内外。

文中这间<旧街场>位于本报吉隆坡办事处的隔邻,在双威酒店(Sunway Lagoon)对面。一次的赴吉隆坡采访的早上,西马同事妙倩带我去品尝<旧街场>的白咖啡、冰火菠萝包、加央牛油烧面包及她最爱的旧街场西多士。
“冰火菠萝包”外形像菠萝(黄梨),中间涂上奶油干酪,一口咬下时的香甜之味,叫人陶醉。
“加央牛油烧面包”,外貌平凡无奇,烘酥呈深褐色的两片面包中间涂上加央(Kaya)及牛油,口感不错。
“旧街场西多士”是同事妙倩的最爱,每次光顾必点。它是两片特厚的面包拿去煎了之后,中间涂上花生酱,上面挤上蜜汁,最后加上小方块的牛油。吃起来甜中带着微微牛油咸,再配上香浓的白咖啡,就怕你不小心也把舌头吞了下去。
<旧街场>最特别之处就是它那传统氛围的室内装修,约三五好友喝起白咖啡特别有味道。

B8 ■ 猪肉丸。

B9 ■ 鱼片、油炸鬼与白粥。

B10 ■ 皮蛋鸡丝粥与油炸鬼。

B11 ■ 皮蛋。

B12 ■ 炸猪粉肠。

B13 ■VIVIAN与她的半世纪老店。

B15 ■ <汉记靓粥>就在<茨厂街>中段位置。

■<汉记靓粥>
有缘吃到<汉记靓粥>的超级好粥,还要感谢我的好友郑凯文。
话说那时我到吉隆坡作几场的采访报道,正巧凯文也在那一带上课进修,于是我们在早上七点半相约到<茨厂街>的<汉记靓粥>吃粥。
他在部落格上宣称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粥”,当然其中有着个人情怀与味蕾因素,不过我这个大嘴巴也相当认同它是极好吃的广东粥。
<汉记靓粥>只是<茨厂街>里的一间小店铺,即便它已老旧,低调的背后却拥有一首动人的饮食故事。
<汉记靓粥>走过了50年,自老板娘的爺爺從中國來到大马謀生開始,他們一家三代就在茨廠街經營這個食攤。半个世纪过去,店铺也已经传承到第三代了。
老板娘VIVIAN WONG有着明星般的亮眼气质,温柔有礼,不但答应了我的采访要求,还热情的请了我们吃一餐。
我点了一碗鱼片鸡丝粥,鸡丝撒在浓稠的热粥上,淡淡的粥香扬扬飘着,我夹起切得极薄的鲜鱼片塞到热粥底下,十分钟功夫即烫熟了。凯文送来乙颗猪肉丸,经过一番热烫,都成了美味新鲜的配粥食材。当然,芹菜也是不可或缺的佐料。
凯文点了一碗皮蛋肉粥,粥上照样撒上鸡丝,只是那晶莹剔透的皮蛋则是由经过精挑细选的皮蛋商供应的。VIVIAN给我们送上油炸鬼与炸猪粉肠,要我们配粥吃。
对于怎样煮出这美味粥的秘诀,VIVIAN微笑表示:『煮粥的秘訣就在于我们50年來都坚持同样的烹調方法。我们在凌晨兩點钟就起身準備所有的食材,熬煮肉湯,你们吃起來黏稠且滑口的粥,是經過4個小時以慢火煮出來的。』
当我替他们两点起床煮粥感到辛苦时,VIVIAN笑说道:『我曾尝试过想偷懒,将煮熟的白米拿去磨,试看它的口感是否相同,结果因为效果不好而心甘情愿继续遵循爷爷的古方泡制。所以你们现在吃的靓粥,就是当年我爷爷泡制的古早味。』
天亮了,茨厂街开始热络起来,我们仨就坐在小街旁聊着吃着,那一股粥香味,飘在他乡的空气中,感觉胃子暖乎乎的,幸福的感觉洋溢……在都门的<茨厂街>。

3 則留言:

Sceptics 不肖生 提到...

這地方,是我的地頭...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Sceptics不肖生
既然是你的地头。
假如有到汉记靓粥,帮我拿老板娘的电话或地址,因为我之前访问她的那张纸不见了。联合日报报纸登了要寄给她作记念。不必特地去,顺便或顺路就好。
不好意思麻烦你,谢了。

Abby 提到...

我也吃过。不过现在卖得好贵了。之前我去吃一次, 被砍了一颈血。老板会一直问要不要加炸肠,白切鸡。。。还有服务态度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