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3日 星期二

咦?

。杨善

这是一个有趣的时代,因为整个世界都充满了疑问,有些解得开,有些让专家抓破头皮。
我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我只是一个凡夫俗子,所以我经常在遇到新鲜、奇怪、有趣的事时,都会发出“咦?”的声音。
咦? 为什么我早上闯红灯时被“条子”开了一张“牛肉乾”,下午我却在同一处红绿灯看到同一个“条子”闯红灯呢? 我在中学历史课本念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行为,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吧。
咦? 为什么我翻开报纸都是政客在互相“干谯”的新闻呢? 我觉得挺纳闷的,我们选他们做国会议员或州议员,不是希望他们用力工作,为民服务吗? 看来,我还是选一只会耕田的牛比较适用。
咦? 当歌星不是一件挺挑战的专业吗? 为什么那些五音不全的烂艺人,都纷纷跑去出专辑了呢? 反而那些棒到极点的歌手,像黄舒骏,都8年没有出片了呢? 对于听歌这件主观的事,我对那些耳朵坏掉的人的选择真的感到莫名奇妙的悲哀。
咦? 我很常时候对于法庭这个地方感到疑惑和强烈的无力感。一宗案件审了好几年,就算证据确凿,常常还是发生“罗生门事件”,搞到大家都抓破头皮想不明白,那个作奸犯科的匪类,竟然逍遥法外。
咦? 槟城州政府悬赏一万捉贪污,竟然还有人在电台的开麦节目中消极反对,认为无济于事,捉得了小鱼捉不了大鲸鱼。其实我认为这个世界的许多事,都是做得了第一件做不了第三件的,但是不是应该就此放弃呢? 就如主播所讲的,能捉多少就捉多少吧。
咦? 我偶而吃叻沙的那间咖啡馆又换老板了,我没有惊讶,因为他本身不懂饮食业的经营模式。看到顾客到来不但没有笑容,还摆出臭脸也没有打招呼,这样没有交际能力的老板,失败是可以预期的。这不是幸灾乐祸,这是社会定律。就像我23岁那年不懂印刷业却懵查查的与人合股开了一间印刷小工厂,结果几个月时间兵败如山倒,亏了钱也得到了教训。
咦? 为什么大家在台上青筋暴现的叫全天下的人要环保,却在车子里摇下车窗把保丽龙丢出来? 为什么那个人正气凛然的谴责暴乱份子,自己却拿起机关枪杀入别人的国家呢?
咦? 政客们不是说要给小孩子们快乐的童年吗? 为什么他们的书包有十公斤重,功课要做到半夜,还要用英、华文念数学与科学,现在还打算加上历史科。啊,真是西北压力啊!!!!!!!!!!
咦? 怎么了? 你看不下去了吗?
好啦,就此打住!!!!!!!!*

180609发现真善美作品

6 則留言:

Sceptics 提到...

杨,是愤怒青年。。。

鐵娘子 提到...

唉......
駕車車速40KM/H; 沒關係, 對吧?
可是如果開在右邊道呢?

垃圾桶周圍是最多垃圾的地方.
唉....

現今的社會......
唉......

是教育失敗嗎?
擔任教育工作的我真的不敢稱自己是靈魂工程師啊!

theartsoflife 提到...

咦?完了啊?

:P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Sceptics
介绍你听黄舒骏的寻找抗议青年,那才愤怒。

铁娘子
一切都是心态问题。
这个世界最大祸源,自私自利的思维,管他妈妈嫁给谁的处事方式!

熊猫
文章告一段落,故事还在继续。

鐵娘子 提到...

這個漣漪激起了還真是沒完沒了的......

現代的學生已經是"讀沒物"te mo noh(福州話)!!

做人悲哀, 做大馬人真悲哀, 做大馬的學生最悲哀!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铁娘子
父母、学校、宗教都是重要的单位。
心态与思维调整好,再来谈教育吧。
现在一些老师心态与道德出现极大的偏差,也常做出变态的事,大家都在为下一代会变成什么孩子而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