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心花怒放,星空璀灿



。杨善

那天早上七点多,上班途中我经过诗巫古田公园,远远的就被满湖的雪白荷花吸引了。
当时距离上班时间还差半个小时,于是我把车子停在路旁,下车去拍了几十张荷花写真。
初升的朝阳是和绚而暖和的,它照在花瓣上,使薄薄的花瓣看起来像极了新娘的婚纱。阳光也撒在大片的荷叶上,在微风的吹拂下,像是露珠在青翠的荷叶上滚动。
我拍摄着,心情竟然随着满湖白荷花而心花怒放起来。我自从爱上摄影之后,许多以前不屑一顾或者轻易忽略的花草树木与小昆虫,现在都成了我镜头下的漂亮主角。
我不知不觉的又重拾回很多童趣,白荷花与我乡下那口浅湖里长的布袋莲像是一场美丽的对照。只是一种白色一种紫色,一种开得高贵而纯洁,一种开得华丽而童真。虽然花颜不同,但是却同样叫人心花怒放。

2001年,我随着好朋友的中国旅游第一团到了北京,当巴士在入夜时分行驶在往天津的路上时,当我望向玻璃窗外,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会有这么多星星啊? 而且每一颗都是亮晶晶的,在墨黑的天空闪烁时真的好亮眼啊。我兴奋的呼朋唤友,叫同车的团友都往窗外眺望星空,大家的脸上都绽放了惊喜的笑容。
都市人的天空都被高楼大厦切割了,城里的星光都被霓虹灯抢了风头,我们不是少见多怪,我们只是饥渴太久了。
在我采访的历程中,常常要在不同的城市出现,有时在广州,有时在亚庇,有时在乔治市,有时在吉隆坡,虽然头上的那片天空同样是宇宙的那一片天空,但是星空却是不一样的。
如果要看星空,我还是喜欢在辽阔的海滩,躺在帆布椅上仰望,喝一两罐啤酒,与三两好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风花雪月的事,那种悠闲的生活方式啊,才是我最爱的调调。

心花怒放需要用心体会,只要用心感恩上帝造大自然的奇妙,你即使看到一株含羞草也是感觉愉悦的。
星空璀灿需要用眼欣赏,只要你用心感受宇宙间的神奇,即使只是一颗星星,也足够叫你吟唱出赞美的诗歌呢。*

080609发现真善美作品

7 則留言:

素染 提到...

侯孝贤说:生命中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构成不了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萦绕不去。譬如年轻时候我爱敲杆。撞球间老放着歌smoke gets inyour eyes。如今我已60岁。这些东西在那里太久了。变成像是我欠的。必须偿还。于是我只有把它们拍出来。我称它们是。最好的时光。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这部电影我也看了。
淡淡的情怀,没有太喜欢,不过我相信假以时日再看一遍时,我会有不同的领受。
你这几句分享,我更了解了导演的拍摄动机,以后看起来就会更有感受了。

素染 提到...

摄影群里有个人。只要有人发话。他就会问:“谁喜欢火车?”可是。从来没人跟他讨论过火车负载了他的什么故事。带走了他的什么思念。或者让他萌生过什么幻想。哪怕只是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追着某个车窗在站台上奔跑的恶俗男主角。也总比这无聊的反复发问要来得有意义。他。能让你想到什么?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童年中成长,在自己的少年中青春,在自己的青年中成熟,然后。。。。。
不同的经历给予了不同的故事,就像我喜欢咖啡,谁又知道那是我童年时期,父亲牵着我的手,从乡下到城市逛街、喝喜酒或看病时唯一喝的饮料呢?
咖啡成了我生活之中的重要元素,尤其在父亲离世之后,我更是一日一杯,从不间断。。。。。。
可是当别人问起我说咖啡这么苦,为什么那么着迷时,我只会说,等你也爱上了咖啡,再找我谈这个话题。
然而,你爱咖啡吗?

素染 提到...

有人说过,一个人,会因为另一个人想念一座城市.一种牵念吗?还是一种渐渐习惯的习惯?亦或是一种执着?我没有可以将之细水常流的喜好.随性地想到某个人或某个场景,继而重复地演绎过往.莫名的不安全感,频繁地更换QQ,MSN,E-MAIL,电话号码.是逃避还是使然的不定性?如我这般地漂泊,何时才能停止?失眠时喜欢喝咖啡,喝2杯就合眼了.呵呵.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灵魂与思维,不能归类,也不必归类,欢喜就好。
人生是一场自己导演的舞台剧,编剧也是你自己,不必顾虑太多啦。
我是一个感性与理性同在的人,我会因为一个人而留在一个城市,也会因为一个人而离开那座城市。
我喜欢习惯的生活,也狂爱去一个陌生而新鲜的城市。所以我住在诗巫,却做了一份到处跑动的工作。而且乐此不疲。

素染 提到...

未来将以木讷的形式出现。全部给我黯淡无光! 我的心绻成很小的一团。窝在一盏晕光下。细细喘息。我终于累了。骨头全散成一截一截。分列在木质地板上。 日子不跳拍。一天还是一天。矛盾纠结。我终赌上所有。来压一个让所有人失望的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