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3日 星期二

思念协奏曲

。杨善

你终于还是离开了,当我一直无法纠正自己的缺点,当我一直没有让你感觉更爱你之后的那一个下午。
天空响了一声旱雷,当我们进行告别拥抱的时候。你比我坚强,在天雨还没有落下之前,我的眼眶已经温热了。这次我没有在你面前痛哭,因为你说男子汉不做娘娘腔的事情,所以我只好用力的压抑即将崩溃的情绪。
十五分钟过去了,我们不舍的分开。我转身离开时,浓烈的思念开始像一群蚂蚁爬上了我的脚,让我每走一步都觉得飘浮,好像自己走的路程偏离了心中想走的方向。
蚂蚁慢慢爬上了我的身体,我感觉到全身乏力,好像患上了重感冒,坐立都像一个东歪西倒的稻草人。
蚂蚁成群爬上了我的双手,我那双游走在电脑键盘的双手,僵硬得像打了麻醉针的手术病人,打不出一句文词来。最后蚂蚁爬上了我的头,我开始乱了阵脚,我脑袋一片空白,好像头壳坏掉一样。
我从来没有如此无助过,好像一个人被海啸冲到南中国海去,左手抓不到你的手,右手抓不到一根浮木。
我在咖啡馆里照着镜子,看着自己笑起来像哭的表情,我清楚知道自己已经爱你爱到无可救药了。
我一边驾车一边塞车,即使等了半小时找不到停车位,我还是没有表情没有情绪的在车堆中枯等着。你离开了之后,我的时间突然多出了很多,我的日子也相对的空白了许多。我甚至还有了许多茫然的盲点时分,不懂要做什么? 啊,就拿来思念你吧。

思念协奏曲在我的生活中悠悠奏起,你可爱的笑脸在我的瞳孔里晃来晃去,可是我的双眼不是相机的快门,卡嚓一声留住永恒的酒窝。
我啃着苹果像在吃柠檬,酸溜溜的叫人受不了;我喝着咖啡像在生吞着鸡蛋,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我走路起来像在开演唱会,嘴里唱的都是悲伤情歌………。
我被思念折磨得死去活来。*

110609发现真善美作品

2 則留言:

theartsoflife 提到...

哇!有点肉麻也!还很痴情哦!
不过你的描述方式很特别,蚂蚁上“树”,让我想起一套恐怖片“Acacia Tree”,一大堆的蚂蚁在一个老伯伯的脚下爬到头上,然后还跑进身体里面,穿过眼孔,还流血······吓到我变成黑白掉!(哈哈~~熊猫也)

说真的,整篇读完,有协奏曲的“温度”~~~越来越激情,这样的感觉很久没有试过了。

从实招来,你在想念谁嘛!?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熊猫
谢谢你的喜欢。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
思念谁不是重点,但是秘密。
它可以是一个地方、一种美食、一种回忆,当然,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