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9日 星期二

等待一首诗的灵感降临

文。杨善

太阳被自转的地球逼下仙本那水平线的傍晚,晚霞在天空画了一幅晕染的水彩画。
我刚在晚餐中吃了几只螳螂虾,一种像虾又像Alien的海鲜。就一个人坐在马布岛<黎国豪背包客栈>的海边阳台上,望着前方一片辽阔大海,心情像那年坐着巴士往天津的路上,万里晴空缀满了闪烁的星星。
我双手捧着一杯温暖的咖啡,抵挡海风拂来时的那一股凉意。其实我是喜欢冷空气的人,只是怕自己不小心冬眠了,于是就泡了杯咖啡提神。

其实我是想为Semporna写一首诗的。只是我不是李白、不是杜甫、不是游川,没有诗人细腻的思维与出人意表的巧思,所以我必须仰赖灵感的解临。
我闭起了眼睛,呼吸着风的味道,用力的试图闻出珊瑚的味道。假如成功,那我就可以为美丽的珊瑚写一首华丽的诗了。
我睁大着眼睛在等候一群海鸥飞过,只是入夜时分了,海鸥或许早已入梦了。我想,假如真被我看见了海鸥,我还真想随它飞到天涯海角,然后在彼岸写一首飞翔的诗。
我环顾海洋,期待可以见到一两条海豚在海面快乐的跳跃,这样我就可以写一首充满生命力的诗了。
我拉长了耳朵,期待可以听见鱼儿们的对话,像虫鸣那样清脆悦耳,或者像钢琴声那样叮咚清亮,只是那些睡觉也不闭眼睛的鱼儿呀,总是沉默,即使快乐泅游也是沉默着的。

我在阳台上踱来踱去,等待一首诗的灵感降临。
几个小时过去了,连个影子都没有。我没有怪气氛,不能怪环境,当然更不能怪那一群喝着啤酒的中国潜水学生。
灵感这种怪东西,有时在东有时在西,有时在日有时在夜,有时藏匿在不知名的角落,有时隐没或出没在回眸的身后。
我不是天生的诗人,所以我只能等待一首诗的灵感降临。

151209作品

2 則留言:

夫子曰 提到...

依吾之拙見,靈感,乃生活體驗之潛意識智慧,與現實環境感觸而產生。乃可遇而不可求。

汝,才華橫溢。即使,七步成詩,也非難事。何愁靈感不至?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黄夫子
于创作,我自研一套创作方程式。早已不靠灵感在创作了。
但是有时,我不否认会期待灵感降临的特别创意。那叫火花。
你太抬举了,我无法七步成诗,也才疏学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