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原来岁月是一个神偷

文。杨善

种籽长成了大树,大树聚成了森林,绿色雨林存在万万年,数不尽的更替啊,用岁月书写树轮的故事。
我是一只游泳第一名的精虫,与卵子结合后,不断以倍数分裂的方式成长,终于在羊水中成就了器官、系统、然后身体。呱呱落地的那一刻,我已经在那窄小的子宫里,待上了孤独的300天,好漫长的泡水岁月啊。
我从一个在地板上用四肢爬动的小娃儿,慢慢学会站立、走动、奔跑,父亲的背啊,则一天比一天弯曲了。
我从一个流着口水呀呀学语的婴孩,慢慢学会叫爸妈,要求父母泡牛奶,到如今可以用多种语言跟天下的友人畅谈。赫然发现,装载我生命内容的那一辆货车,原来车款就叫“TI MES”。

『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来是最大的小偷。』一部叫“岁月神偷”的香港电影,用这一句广告词诠释它的内涵。
可不是吗? 那些原本属于我们最珍贵的童年时光,悄悄在少年的青春痘冒起时,失窃了。玻璃弹珠、弹弓、木剑与秋千,也紧随着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些不识愁滋味的年少时光啊,在我离开象牙塔的第二天,已经遍寻不返那一张张青涩的脸了。纪念册、篮球场、舞台剧、实验室,不知何时已经被岁月偷走,连欢笑声也已经从耳洞里轻轻消弱,悄悄静止了。
岁月偷走了我们的单纯,添加了我们的世故。
岁月偷走了我们的青涩,给予了我们的圆滑。
我们急速改变了对生活的看法,有者得过且过,有者积极进取。
我们对生命的价值也从好奇变得世故。就算有者脱胎换骨,有者撕日历过日子,但我们都深刻感受到生活给予我们的压迫。
也因为知道岁月是一个神偷,所以我们更应该谨慎看守那稍纵即逝的点点滴滴。我们紧紧的在时光沙滩上握住一掌的黄沙,一路狂奔,想要回家装在玻璃瓶里,谁知道当回到家拿出瓶子时,手中的沙已经溜得一乾二净了。
马鲁帝一个剪了半个世纪头发的68岁老伯对我说: 『我留在这个小镇,缓慢的看着城市面貌的改变,却快速的看着时光的流逝。岁月是一个神偷,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走了我的青春,许多事情啊很无奈。』
我站在马鲁帝这个小镇的街头,看着一样的炎热阳光晒在我的脸上,却发现我的青春也缓缓随着汗水,在光影中袅袅腾空。*

210610文艺梦作品

5 則留言:

志衛 提到...

新版不錯哦!加油!

Ah Meng [老猴深算] 提到...

文中充满理性和哲理,引人瞩目.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谢谢二位,我会再加油。

路边耶花 提到...

听说[油]又要涨价,三思而後行才加油.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没有加油,车子就跑不动,人也无法到达目的地了。
早上听一个朋友说,他的朋友在美国研究喷射引擎,以后车子可能不必用油了,最好是添水就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