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歌乐多洋灰路上的粉笔誓言


文: 杨善

都市里的爱情,因为男男女女女女男男的繁复纠缠,所以在日日夜夜月月年年之间,不断上映着爱恨情仇的戏码。
谁爱谁? 谁恨谁? 谁离开谁? 谁跟谁爱得天翻地覆?
在悲欢离合频率偏高的都市里,没有几个人会去在意过程中的分分合合。他们早已把爱情当作一场即兴游戏了。多情者继续沉溺,情伤者早已离场,这是都市的爱情规则。
我一个人浸泡在20楼公寓的黑色浴缸里,看着玻璃墙外的KL夜空。高竖的国油双峰塔,依然是夜景中最容易辩识的地标;寂寞的吉隆坡塔,只能眼巴巴的瞪着纵横交错的高架道车流,在路上演绎着热闹的灯影流动。
我的思绪,也随着那汹涌如浪、络绎不绝的车流,回溯到歌乐多村那一条窄窄的洋灰路上,重播着那一段深埋在记忆深处的豆芽情与涂写在洋灰路上的粉笔誓言。
那时我们都在乡下的新民学校读书,全校学生只有60个左右,老师6个,手中总拿着黄藤条的校长叫林新干。
因为学校只有三间课室,所以总是实行一、三、五年级或二、四、六年级的开课方式。当我7岁时,不巧是二年级,所以我必须多等一年,到8岁时才报读一年级。那时全村的孩子都一样,8岁才有书读的事情已是家常传统。
用弹弓射鸟、用脚车狂飙、用竹竿渡江、用鱼网捉鱼的童玩,成了我们成长路上最精彩的画面。
我们从年幼到年少,时光荏苒如汹涌的拉让江,情窦初开成了童稚脸上闪动的亮光。
那个每次都考上第一名的女班长薇薇,因为长得乖巧漂亮,所以成了班上同学的共同暗恋对像。
她是江边杂货店老板的大女儿,每天早上都走10分钟的路到学校。许多暗恋她的男同学,顺路的都故意挑她走路的那段时间,刚巧也走在路上,只为跟她谈谈话。那些不顺路的同学,也会绕了一圈,或提早到学校放书包后,再走到她爸爸的杂货店去假假买零食,然后跟她一起去上学。
后来,不懂是谁开了头,竟然在乡下那条经过我家的洋灰路上,用粉笔写上了“×××爱薇薇”。爱人者很多,被爱者只有一个薇薇。假如主角发现了,就会用校鞋去把名字践踏到字迹模糊。有时正在书写中被发现,还会在路上上演一部追打的戏码。
那些书写在洋灰路上的粉笔誓言,虽然在一场大雨后就会消失无踪,但是那些留在记忆中的美好回忆啊,至今还是那么的美好与有趣啊。

豆芽情虽然是幼稚的,但是却是单纯、善良、不会伤害人的。但是对我来说,洋灰路上的粉笔誓言,比讲变就变的海誓山盟更值得信任多了。
躺在20楼公寓的黑色浴缸里,玻璃墙外的KL夜空还是没有改变,只是我对都市爱情的信心啊,越来越薄弱了。*

190610作品

4 則留言:

Bean 提到...

多令人回味的文章啊!
令人重温陈年往事。。。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你也做过相同的事吗?

Ah Meng [老猴深算] 提到...

傻傻初恋情是没结局,若是你青春过,一定有如此不仝的初恋演绎吧!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只要两个人坚持到底,经过傻傻的初恋,一起学习成长、成熟,也可以促成美好结局的。
我相信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