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曼谷六大中文报之一 《亚洲日报》19年奋斗纪事


图说:
ASIA 01 ■ 两国报界人难得合照:左起《亚洲日报》总经理陈强、《联合日报》副刊专题写作人杨善、董事总经理为陈一平,执行总编辑周密。
ASIA 03 ■ 《亚洲日报》总经理陈强、董事总经理为陈一平及执行总编辑周密。
ASIA 04 ■ 编辑部。
ASIA 05 ■ 报馆内的牌位。
ASIA 06 ■ 《亚洲日报》总经理陈强。
ASIA 07 ■ 《亚洲日报》外观。
ASIA 09 ■ 《亚洲日报》曼谷总社。
ASIA 010 ■ 执行总编辑周密。
ASIA 011 ■ 《亚洲日报》。
ASIA 012 ■ 《亚洲日报》在泰皇83圣寿时出版贺寿特刊。









曼谷泰精彩系列1

曼谷六大中文报之一
《亚洲日报》19年奋斗纪事

文/摄影: 杨善

泰国自“銮披汶元帅”执政起,一直到“他侬元帅”被民主运动推翻后,“反共条例”下断层了40年的中文教学禁令才获得解放。
曼谷1000万人口中,有25巴仙是中国移民与华侨后裔,在这么漫长的中文禁令实施下,造成大多数的华侨都没有机会接受中文教育,文化延续的影响层面严重而巨大。
身为曼谷六大中文报之一的《亚洲日报》,自然也面临中文读者与中文编采人才短缺的困境。
《亚洲日报》在奋斗19年的历程中,幸好背后有一大群热心中华文化的华商与华侨社团领袖在鼎力支撑这一番中文千秋大业,大家才一步一脚印的向前迈进着。

■报馆总经理陈强说
这一趟曼谷之行,因为所住的酒店就在《亚洲日报》的隔邻,一天总会经过好几回。本着想了解一份中文报在泰国的奋斗历程的好奇心,我踏入了《亚洲日报》在曼谷的总社。总经理陈强先生知道我采访的来意之后,热情的安排了第二天的采访。
《亚洲日报》创社19年,是曼谷的六大中文报之一,发行全泰国。其他5份中文报为<世界日报>、<中华时报>、<星暹日报>、<京华中原>、<新中原报>。
总经理陈强表示:『《亚洲日报》2011年的发行目标是2万份,目前还有一些距离。我们的订户与零售约各占一半,每份零售10泰铢,月订报费250泰铢(马币兑换率为1:9)。最大家的英文报,其零售价为30泰铢。』
总经理陈强表示:『《亚洲日报》每天出版最少24版,但是周日只有8个版(2大张),因为周日比较少人有看报的习惯。』这与大马的报章作业倒是相反操作,本地报纸周日的份量是最丰富的。
《亚洲日报》员工100名,记者分为侨社(华侨社团)记者、内地记者、社会新闻、政经与体育记者等。编辑则分为总编辑、侨团编辑、经济与内地编辑各一名。编采部中文人才多来自中国、缅甸、柬埔寨及泰国本地。
身为华侨第三代的陈强表示:『泰国很民主,加上华侨掌握泰国的经济势力,所以办报没有面临太大问题。倒是因为会看中文的人不多,所以读者难找。我们的国际新闻是由<中新社>、<法新社>、<新华社>与<台湾中央社>合作供稿。』
我翻阅了《亚洲日报》,发现它非常注重华侨社团的新闻,并大篇幅报道。在其他国家报纸必备的娱乐新闻,《亚洲日报》反而没有编排娱乐版位。
68岁的总经理陈强表示:『因为在电视与杂志上有太多且快速的娱乐新闻,报纸不可能比电视快,加上小孩与少年少看报纸,所以报纸没有刊登明星新闻。我们很重视副刊,每天都约有4面软性文字的报道及2面的小说。』各份报纸都有自己的办报方针与定位,这是我这次采访的一个发现。
总经理陈强表示:『我们采用苏联的纸张,一吨要22000泰铢,即一公斤马币22。印报车从晚上10:30开始印刷,凌晨12点半印好,午夜一点开始透过各种交通分派到全国各地。 』
《亚洲日报》的董事主席为李光隆、董事长为郭振、董事总经理为陈一平,而执行总编辑则是周密。

■执行总编辑周密说
周密刚在《亚洲日报》上任执行总编辑两个月。他之前是<中华日报>的总编辑,已退休3年。《亚洲日报》因为要整顿与革新,所以招揽这位资深报人加入团队。
总编辑周密表示:『泰国中文报馆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报业新闻从业员中,程度好的不多,泰文翻译中文的人更缺乏。这是因为40年的“反共条例”造成华文教学断层造成。幸好有中国修读泰文的人材前来,解决了现阶段的问题。』
总编辑周密表示:『泰国北部的华侨后裔的中文比较好。因为当年中国国民党退到泰国北部,后裔取得公民权后,多都在泰北接受华文教育,很多都有高中程度。泰政府列中文为外文,不强制学习。泰国的语言环境都以泰文为主,学生一离开课室,都以泰语交谈,所以不容易普遍推广。很多选修华文的曼谷学生,都是上补习班学中文。中文教学禁令解放后,重新有机会学中文是近10年的事。现在有400家左右的私人中文补习班。泰国一些高中学校有设中文班,泰国教育部也与中国的<孔子课堂>合作教中文。具大学水准的称为<孔子学院>,是大学的一部份。』
70岁的周密是道地的泰国人,是华侨第三代,因为曾在台湾师范大学读中文系,所以讲得一口标准流利的华语。
周密表示:『我的祖父从光绪末年南下泰国,迄今已100多年,我已是第三代了。』
总编辑周密表示:『泰国有100多个华侨社团与社团。每个社团理事会有整百人,很多都是事业有成的生意人,所以《亚洲日报》最注重华侨社团的新闻。侨社与大使馆常联办活动,包括红、白事,所以关系非常密切。有些活动是大使馆不方便出面的,就由侨社出面,所以关系也很微妙。』
泰国自“銮披汶元帅”执政起,一直到“他侬元帅”被民主运动推翻后,“反共条例”下断层了40年的中文教学禁令才获得开放。曼谷1000万人口中,有25巴仙是中国移民与华侨后裔,在这么漫长的中文禁令实施下,造成大多数的华侨都没有机会接受中文教育,文化延续的影响层面巨大。
周密表示:『很多华侨领袖,当年都是赤手空拳前来泰国打拼,现在成为经济势力强稳的大老板,就希望年轻一代多学习华文,所以都慷慨出钱建校与资助经费。中文报是侨领的“交流平台”,任何活动都可通过中文报公告大家。』
从事报业50多年的周密表示:『曼谷人口1000万,约有10%是“黑户名”,即是从内地来打工,没有向官方登记,投票时就回家乡的人。泰国华人中,潮州人最多约占60%。客家人占20%,其他顺序为广府人、福建人、海南人、广西人及北部的云南人。』
这一场难得的报界专访,成了我更深入了解华人在泰国办报的历程与面对的各项挑战。同时,我也看到了华侨们为了自身的文化,出钱出力保存文化的精神与行动,为此深深感动。这也包括了在我国办报的华商领袖。*

2 則留言:

孙福盛 提到...

向泰华报界的朋友们致敬。

阿葉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