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 星期五

我在心中养一个太阳

文。杨善

鸡蛋的进化,代表生命日新月异的成长进程。
时机成熟,破壳而出,看到壳外的灿烂阳光,是小鸡的奋斗目标,甚至可说是它对生命的追求。
我们在母亲的子宫里,也是如此静静等待着,然后被妈妈用力挤出带来这个世界,看见了金黄色的第一道阳光。

童年开始,妈妈似乎命中注定就是我心中的大太阳。
每每当我生病时,她总在半夜醒来为我盖被、擦药、喂药,然后煮好吃的粥给我吃。
她就像一个关怀备至的私人看护,从不责骂我,从小到大都是如此温柔。

12岁那年,小学六年级毕业长假,我与弟妹在屋前的人心果树上捉了76只的小鸟,关在一个大笼子里。
砖厂黄老板闻讯赶来,要以一只鸟两块钱收购,那时我们视钱财如粪土,坚持不出卖鸟儿。后来某天,好几只的小鸟钻洞飞走了,后来又死了好几只,我们突然领悟到自由与生命对小鸟的重要,于是打开笼门放生了,从此也戒掉捉鸟打鸟的童玩。
从这件事上,我学会了尊重别人及为别人想一想。当心中养了一个太阳,它就照亮了我们生命中的暗角,那种感觉是美好的。

初中三那年开始,我马不停蹄的创作至今。这是一股匪夷所思的动力,接近疯狂的行为,有时连我自己都不太理解。
林绣隐与宋凯林两个华文老师在我创作的启蒙影响颇大,巧的是她们都是台湾人。在她们用心鼓励,用力肯定之下,我越有越有信心,心中也升起了一个太阳。
后来我从黄舒骏的歌曲开始,开始接触一群杰出的台湾音乐人的作品,对我的创作影响巨大。所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安排一段时间,好好到台湾这座宝岛朝圣一下。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马来西亚日报助理编辑,正式与媒体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我转行作<慕娘印务公司>副主任,诗华日报副刊主编,如今是联合日报专题写作人。一步一脚印走来,我想,我会一路坚持在创作路上,最大的原因是我一直生活在文化事业的环境中吧。

我的工作是创作,我的工作方式是吃喝玩乐。我到过泰国、中国、香港、菲律宾、越南、还有全马多个州属。我晒过不同国家的太阳,仙本那的太阳把我皮肤烧焦了,北京5度的冷太阳让我发抖。
但是无论何处去,我的心中都养了一个太阳,太阳慢慢长大,渐渐让我更坚强与自信。
每当心情不好时,我用这一个太阳照耀发霉的情绪;每当我的眼泪徘徊在眼眶时,我用心中的太阳蒸发眼泪;每当朋友向我诉说他不愉快的遭遇时,我也可以打开心门照射出一道温暖的阳光。

我从事过保险与传销业,它激励我成为一个乐观与积极的人。
有一个台湾讲师讲过:『开得花团锦簇的花,都是用冷水浇出来的。因为没有人用热水浇花,所以被泼冷水是正常的事。』这一句话是我心中的太阳,成为我生命中的永远的座右铭。*

110110作品

2 則留言:

天鵝江畔 提到...

最重要的是吸收了那么多陽光,
你自己也要成為別人的太陽囉!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