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

北海海峡坐渡轮看日落夜空


■ 满载而去也满载而归。

■ 人挤人、车挤车,一幅繁忙的景像。

■ 国际货轮与槟威大桥。

■ 北赖的渔船与工厂。

■ 我在渡轮上层摆渡了两个半小时,就为了拍北海从夕阳到夜空的美丽过程。渡轮上层坐满了乘客。

■ 蓝空下的国际货轮。


文/ 摄影: 杨善

渡轮是如此繁忙,来来回回,摆渡在北海海峡上;我是如此悠闲,去去回回,摆渡在乔治市与北赖之间两个半小时。
渡轮像是弦乐器的弓,拉锯之间的旋律像是渡轮后尾拖拉的泡沫浪花,拉锯着人潮与日夜的交迭,也拉锯着槟城的繁华岁月。
我一个人在熙攘络绎的人潮中随船摆渡,为两岸景物与日夜交棒的奇妙时刻拍了九十九张照片。

■ 渡轮码头的恩爱鸽子。

■排长龙上渡轮
下午五点多,我作好了景点采访之后,来到了姓氏桥附近的渡轮总站。因为是放工时刻,所以我撞上了人潮的高峰期。人与车分上下两层进场,然后聚在码头排队登上渡轮,渡轮也是人在上层车在下层分开的。
人潮是吓人的,至少三、四百人,包含华巫印,还有老外与黑人,几乎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了。
渡轮座位数十排,一次可坐两三百人,我则因为要拍照,一直都没有坐下。
五点多的海峡,渔船纷纷趁着夕阳未落下之前收获归来。那些停泊在海中的国际大货轮,是海峡的繁荣景像。来来去去的快艇、邮轮、渡轮,甚至高飞的飞机,都像是槟威大桥的观赏者,一同为这一座亚洲其一最长的桥梁鼓掌。

80年代以来,槟城的电子工业发展迅速,被喻为亚洲新倔起的"硅岛"。1985年,全长达13.5公里、跨越海峡的槟威大桥建成通车。它是连接槟城和本岛的主要运输通道。这一座大桥也就成了海峡上最壮观的建筑景物。
我坐上古老而有名的渡轮后,因为白天去了10个景点而想好好休息一下,吹一吹北海的海风,看一看两岸的景色而一直没有下船去。


■夕阳燃烧了天空最后的光亮。

■ 两层的槟城渡轮。

■日夜交迭的夜空美景
24小时为乘客服务的渡轮,不停歇地来回摆渡,过渡的人也真的多得惊人。
除了居民之外,可能因为槟城是马来西亚重要的半导体产业生产基地,包括巴六拜( Bayan Lepas )、麦曼珍( Mak Mandin)及北赖( Prai )是槟城境内重要的半导体工业重点,相信大部份摆渡人都是这些工厂的工人。
北海( Butterworth ) 海峡风平浪静,是天然条件优良的海港。在北海有一座深水码头,是北马货物的集散地。我举起相机,不断地拍摄着横跨北海海峡的美丽风光,还有行驶或停泊在海上的国际货轮与大小船只的点缀。


■天空在刚入夜时有十五分钟的蓝色夜空,姓氏桥准备入夜。

■槟岛华灯纷纷如烟火绽放,华丽如画,我的心情如诗。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搭这种两层的大渡轮,又没有人在船上收钱,我于是决定了来回摆渡至夜幕低垂、华灯初上。
夕阳缓缓落入北海水平线,环顾槟岛沿岸的高耸钢骨建筑物、延伸入海的姓氏桥华人聚落、海上的大小船只、北赖的工厂建筑都一一地没入了夜色中,天空在刚入夜时有15分钟的蓝色夜空,也是最美的一刻,之后华灯纷纷如烟火绽放,华丽如画,我的心情如诗。
日夜交迭的海上美景,我的渡轮横渡不虚此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