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5日 星期二

流浪诗人啦啦啦!

文。杨善

大铁鸟的翅膀,随着导航表,把我带到了越南。
轰声雷动的机车,急急冲入我的瞳孔,赫然发现自己原来已经身在胡志明市。
滴漏咖啡不必用越南话解释,大家都在品茗中读懂了它黑色的语言;河粉PHO不必用诗来赞颂,你从我的愉悦表情,就已经洞悉了它的美好滋味。
戴斗笠的越南女人,挑着扁担卖着零食,在大街与巷弄之间讨生活。
戴头盔的机车骑士,马不停蹄的往前奔驰,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劳劳碌碌。
我戴着墨镜,用流浪旅人的心情,准备在一条条街道与一栋栋建筑之间作一首诗。
………然后,发现属于这一座城市的真善美。

我曾经在中学时期作过浪迹天涯的梦,直到多年以后,才圆了出国的梦。

一张来回机票,一本护照,一个行囊,把我带到了广州。
我与所谓的唐山远亲,早已在爸爸那一代失联了。
我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可是奇怪的,来到中国还是有一份浓浓的亲切感。
黄飞鸿已经没有舞狮好多年了,只是每天来佛山找黄师父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我在锦江温泉泡了一整夜,也把陈升的<北京一夜>改编唱了十几遍,可是人在广州的心情呐,还是与北京不一样的。
我吃了广州美味的点心,却在窗外看到一个捡破烂的老爹,正在寻找他的下一餐。
我在开平碉楼之中上下穿梭,却发现诗的灵感,躲在碉楼的门角。
我戴着鸭嘴帽,在繁荣的北京路步行,却发现大马的歌手粱静茹,原来在广州是最火的大马歌手。

我曾经买了一张地图,把想去的国家都圈了起来,记得那时一连画了好几个国家,如今屈指一算,自己才去过泰国、菲律宾、香港、中国北京及广州。离浪迹天涯的梦,还有很远很远。革命还未成功,我会继续努力。

我想做个流浪诗人,走到哪里,都为那个城市写一首诗。
我要做个流浪诗人,在异国的街头吟唱着快乐的诗歌,啦啦啦啦啦啦啦!

100909发现真善美作品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有空去去中國的福建吧。。會有意想不到的共鳴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有机会,我哪里都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