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星期三

微笑沙丁鱼的感情观

文。杨善

我超爱吃<微笑沙丁鱼>的罐头,它是小罐包装,小沙丁鱼只有三四只,辣味酱料腌制得十分入味。有时单配白饭,一罐就是一餐。
我喜欢“微笑沙丁鱼”这个名称,它有着相当程度的积极与容忍,即使被杀了做成食物,即使被困在一个拥挤的小空间里,它们仍然保持微笑。

挤公车的日子其实是很烦人的,幸好这样的经验我只有过几次。那种感觉其实也像几只沙丁鱼挤在罐头里面难受。大都市里,不管是超市、地铁、巴士、街道、演唱会、大促销,都是一幅熙来攘往、摩肩接踵的景像,拥挤还是热闹就看你解读的心态了。

或许你会认为,微笑沙丁鱼与感情根本就是两码子事,怎能扯在一起说呢? 当然,平面看是如此,但如果你以蜻蜓的复眼去多角度剖析,其中有着奥妙的解读方式。

多角恋情是人类世界流行的产物,因为大家都对爱情没有安全感,原理就像备用轮胎一样。
多角恋情是这个时代的常见现像,因为大家都对新的爱情充满好奇,原理就像好莱坞拍了一部电影,因为预告片剪接得很好看,所以大家都蠢蠢欲动了。所以电影还未开映,大家就已先像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在戏院里上演了人挤人的戏码。

有时住酒店为了省钱,几个朋友就挤在双人床上,然后动弹不得的睡了一觉。为了节省口袋里的血汗钱,大家都只好委屈了。
顾名思义,双人床本来就是设计给双人睡的,然而许多意料之外的演变,却让宽敞的双人床变成不够睡了。
一是两夫妻因为心宽体胖,手牵手向横发展,一张双人床看起来就像是一张狭窄的单人床了。
二是两夫妻都是睡无睡相的人,天天晚上都在作八爪鱼的梦,横七竖八的睡姿,让一张双人床变成乱七八糟的仓库,轻易就满座了。
孩子众多的外劳夫妻,被逼要同睡一个房间,我对于他们精心安排的“造人时间表”感到好奇。
至于那个娶了五姨太的台湾连续剧<娘家>的老主角,就像电影里的官老爷一样,在双人床上演了拥挤的沙丁鱼片段。

虽然曾听过有个诗人朋友说: 『老婆是一台从老店铺买回来的古董收音机,只有一个波道,只有一个DJ,开太大声会破音,开小声就一直碎碎念。古董收音机常常会失控的调不到波道,还会常常无缘无故的电流短路,但是我还是买了一台。』诗人搞笑的感情观引爆哄堂大笑,但是我在他脸上却看到乐在其中的幸福线条。
谈感情不都是这样吗? 别人眼中的欢喜怨家,在他们的感情罐头世界里,可能却是浸泡在甜蜜的酱料中的。*

181009爱情黑皮书作品

2 則留言:

胖胖堂 提到...

微笑沙丁鱼的罐头,陪伴了我们3年的大学生活...
好怀念~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写了才发现很多人喜欢吃它。
怀念岁月就好,罐头随时可吃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