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9日 星期五

梦见一群金色泥鳅的下午

文。杨善

34度的炎阳在窗外发疯的暴晒,16度的冷气在房内拼了命的降温。
没有知觉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正作着一场梦。
一群浅褐色的泥鳅在艳阳照射下,发出金色的光芒,好像一道金光在乡下水沟之间流窜,激起蕾丝涟漪,然后迅速隐没在那棵红毛丹树下的水沟尽头。
那条在马路旁边的水沟,就在金木伯的家旁边,宽只有5尺,长却有50尺。沟旁种了几棵椰树与红毛丹树,水沟里长了许多水草,因而野生了一群群的阿伯鱼、部九鱼( 福州话译音)、泥鳅与黄鳝鱼等。

记得有个年终假期,我们一群童年玩伴兴起抓泥鳅的游戏。
有一个艳阳普照的下午,我们各自带了自家的水桶,装了半桶的沟水后,就开始了抓泥鳅行动。
金木伯的养子阿安率先跳下水,我们一群人就各自拿着爸爸种菜装土用的畚箕,从沟的尾端开始赶鱼。我们将畚箕直竖于沟中,一步一步的逼鱼游向水沟尽头。走到尽头后,大家都把畚箕插入土中拦鱼,然后排队进行“摸鱼行动”。
我们的“摸鱼”目标是泥鳅。因为这种土生土长,天生天养的鱼类,性喜钻在泥洞中生活,所以我们必须将双手伸进泥洞中,一手堵鱼,一手抓鱼。
那次是我第一次“摸鱼”,感觉非常刺激。在洞中摸到好几只泥鳅窝在一起时,它们会挣扎着游走,因为滑溜溜的,所以抓着不易。因为害怕会摸到蛇,所以难免显得战战竞竞,生怕一个瞎摸,泥鳅变成了蛇,那就糟糕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大家的水桶里都装了好几只泥鳅,心满意足的提回家去饲养或煮吃了。
那个难忘的“摸鱼”下午啊,如今竟成了一场金黄色的梦境,梦醒了,我的嘴角还是上扬的。
啊,真是美好,真是美好。*

150310作品
(190310刊于联合日报副刊文苑版)

4 則留言:

Felix Chai 提到...

好一幅孩子抓泥鳅的印象画~~

天真烂漫的孩子
不怕脏不怕麻烦
摸鱼行动抓泥鳅
只怕抓的是尾蛇

好羡慕杨善兄有这么精彩的童年回忆~~

和现在的孩子一比,他们似乎都没有什么回忆,满脑子是电脑游戏,电视,甚少户外游玩,有玩耍的地方都是铺满水泥。

还好熊猫的童年有一片大森林,可以当游乐场!

Felix Chai 提到...

在想一想,是不是因为人本是泥土造的,踏在泥土上总是觉得比较踏实也!

(熊猫有点罗嗦哦!对不起,一直留言!哈哈~~)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你的留言都很有意思与见解,反正免费,不妨多留言,哈哈。
我的童年多姿多彩,现在一边回忆一边记录,这一两年出版一本童年回忆录。

Felix Chai 提到...

期待大哥的新书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