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1日 星期三

柔佛笨珍龟咯咸水港水上养鱼场


PONTIAN FISH 1 ■在《笨珍龟咯咸水港渔村》的渔人码头遇到一名收获丰富的钓客,与他分享喜悦。(好像我比他还要高兴呢,哈哈。)

PONTIAN FISH 2 ■雨后的《笨珍龟咯咸水港渔村》渔人码头。

PONTIAN FISH3 ■ 水上养鱼场。

PONTIAN FISH 4 ■小伙子拉起浮箱中的鱼网,给我们看其中喂养的鱼只,超过一尺长的鱼只,应该有两公斤了吧。

PONTIAN FISH 5 ■ 水上养鱼场后的红树林。

PONTIAN FISH 6 ■木船靠岸停泊在养鱼场旁,我走在随波轻轻摆动的浮箱上,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却还是满怀快乐与兴奋。

PONTIAN FISH 7 ■圆鼓鼓的河豚,尖刺布满全身,像极了一粒“针球”。

PONTIAN FISH 8 ■档口卖着鱼产品,是游客的最佳选择,炸鱼饼真的太有味道了。

PONTIAN FISH 9 ■ 刮鱼鳞。

PONTIAN FISH 10 ■ 养鱼场导游把海蜇交给爱贞。

PONTIAN FISH 11 ■《笨珍龟咯咸水港渔村》的沿岸风光。

PONTIAN FISH 12 ■沿岸渔村的高脚木屋、度假屋与现代化的渡轮总站,形成强烈的时代对比。

PONTIAN FISH 13 ■专门载旅客到对面水上养鱼场参观的木船,船有遮顶,船身四围开放且钉有长椅,供旅客坐船看风景。

PONTIAN FISH 14 ■小伙子拿晒乾的江鱼仔放在横木上,网中一群只有小孩巴掌大的灰黑色小鱼竟然喷出一口水,准确射落鱼饵,然后吃掉。

PONTIAN FISH 15 ■《笨珍龟咯咸水港渔村》的海鲜餐厅假期与周日吸引大批食饕。

玩在柔佛系列4

柔佛笨珍龟咯咸水港
水上养鱼场快乐巡礼

文 / 摄影: 杨善

旅游予我,是一件再快乐不过的事了。
即使是北京春初零度严寒的侵袭;越南街头与几百架电单车擦肩而过的惊险;坐着吉普车上泰国清莱悬崖山路的恐怖;拉让江上晒着艳阳坐7小时无盖长舟的考验;槟城乔治市街头从早上9点走到晚上10点半的脚力较劲,要不是十分热爱这份工作,脸上肯定有辛苦的表情。
来到《笨珍龟咯咸水港渔村》参观水上养鱼场,我把它当作一场人类与大自然共生共存的快乐巡礼,快乐且难忘的一个下午。

■船游看渔村
23/1/2010,因为下了一场大雨,所以那些户外的行程都被逼延迟或取消了。
撑伞拍了一些雨中即景的照片,直到下午五点,雨终于停歇了,我们赶紧趁着太阳下海之前走到《笨珍龟咯咸水港渔村》的渔人码头。
那码头是渔夫们下船、送冰块及载鱼获的高脚码头。我们以每人5令吉的票价要“包船”(因为没有其他游客了),船老板说两个人10令吉不够油钱,要我们跟他买一套10令吉的明信片纪念品才肯出港。
那是一艘专门载旅客到对面水上养鱼场参观的木船,船有遮顶,船身四围开放且钉有长椅,供旅客坐船看风景。
马六甲海峡的青蓝色海水平静如湖,只在小渔船驶过,微微掀起小波浪,在结满海螺与贝壳的木屋灰柱脚下轻轻“拍掌”。沿岸渔村的高脚木屋、度假屋与现代化的渡轮总站,形成强烈的对比。
风中,木船缓缓的驶向对岸的水上养鱼场了……。

■水上养鱼场捉海蜇
木船靠岸停泊在养鱼场旁,我们走在随波轻轻摆动的浮箱上,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却还是满怀快乐与兴奋。
导游是一名戴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子,稍嫌机械式的介绍着养鱼场上的种种,但看得出来他已经讲了不少回了,感觉还蛮熟练的。
小伙子拉起浮箱中的鱼网,给我们看其中喂养的鱼只,超过一尺长的鱼只,应该有两公斤了吧。
他还拿了几只晒乾的江鱼仔,分开放在一条横木上,网中一群只有小孩巴掌大的灰黑色小鱼竟然喷出一口水,不偏不移的射落横木上的鱼饵,然后吃掉。
我们继续在浮箱的木桥上行走,到达养鱼场上的一间鱼产品小档口。档口挂着几只胀得圆鼓鼓的河豚,尖刺布满全身,像极了一粒“针球”。档口卖着鱼产品,是游客的最佳选择,炸鱼饼真的太有味道了。
小伙子从水中捞起一只黑色的小海马,叫我用两指轻轻捏着,看着海马在手中微弱的摆动,感觉有趣极了。因为海马顶不了两分钟,所以赶紧拍了照片就放它回水中了。
小伙子还捞起一只活生生的海蜇(水母),交给我们拍照。本来对于海蜇的毒性有所顾忌,但在他拍胸口保证下,我们都抓了水母拍了难得的照片。

一个小时快速的溜过去了,回程时,天色已见灰蓝,我们的脸上啊却是快乐的。

5 則留言:

Felix Chai 提到...

杨善“辛”苦的表情我看不到,“幸”福的样子掩不住!

俗语有句话说,“屁股生针”,意思就是指那些不能够乖乖呆在办公室上班,屁股坐不定的,总是要向外跑的也!
(哈哈~~~熊猫嘴巴好粗俗!不要见怪也!可能读太多莫言的书了······)

爱上旅游,是因为想体会异国的文化风情。
走马看花同时,也发掘了许许多多的感人故事。
认识人生百态,也更认识自己。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大口享用道地的美食咯!

祝杨善往“幸福”上路的同时,出入平安!

熊猫屁股也生针 @。@

BEAN'S 随性天地 提到...

真是羡慕。。。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大家或许感觉我是“屁股生针”了,其实我也有静的一面。
我在中学时有过浪迹天涯的梦想,出了社会才知道难上加难。没有想到进了联合日报,会遇上一个知人善用的老板,让我作了最大的发挥,于是我又重新找回了梦想,很感恩。
谢谢你的出入平安,那的确最重要。

Felix Chai 提到...

哈哈~~~杨善如果静不下来,怎么写稿呢!

其实我在少年的时候,迷上三毛的流浪散文,那一首“橄榄树”真的感染了我。有时候努力工作,就是为了省钱去旅行,不过我的工作很常有机会出外公干。(带短宣队!)我也觉得很感恩,能够实现梦想。

说不定有一天在旅行的时候,呃!熊猫搔着头发想,怎么这人那么像杨善兄也!

熊猫屁股生铁钉了@。@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希望有一天,会在天涯某个海角巧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