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6日 星期五

时间是一个老贼

文。杨善

我喝着从胡志明市买回来的咖啡,咖啡粉很香,可是我却泡不出越南的味道。
那个在街边档口卖滴漏咖啡的越南大嫂,想必早已忘了我这个一天跟他买三杯咖啡的马来西亚青年。
『是啊,谁会记得谁呢? 谁又有何义务去记住谁呢?』我喃喃自语道。
时间是一个老贼,总是不着痕迹的偷走了我们的记忆,而且高明得不留下手尾。
或者那个越南大嫂会用越语反问我:『我的人生是我的个人资产,为什么要挪出一个位置来装载你这个昙花一现的过客啊?』
李宗盛唱得好:『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跟往事瞎扯。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给自己的歌>,我在Youtube听了第一段就差一点哭了。
因为你要离开了,多少个暗夜,我愉愉在枕头里埋头痛哭,心中的苦啊,比喝醉酒时在马桶上呕吐更叫人痛苦。我承认自己绝对不是情爱里的智者,不然我不会在你要离开的时候如此放不了手。
『我爱你。』我曾经在那个34度的艳阳天,大大声的向你示爱,然而就因为爱得如此浓烈,所以我清楚自己已经难以抽身了。
而时间正像一个老贼,正不动声色的握着一根木棒,埋伏在我的身后,我猜它会在你离开的那一天早上,就狠狠的往我头上一敲,让我晕了过去,醒来时恐怕已经想得却不可得,奈不了人生何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要扮演。我很爱很爱你,但许多时候却是莫可奈何的。
时间是一个老贼,已经偷走了我最帅的笑容,留下的只是啊,一声遗憾的唏嘘。
李宗盛继续喃喃唱着:『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你挥手离开的往后年岁,我怕我会患上思念百年咳。那种想得却不可得的遗憾与痛苦啊,谁能有我同样的感受呢?
还记得吗? 我曾经很大力的抱着你,然后在你耳边发誓说: 『下一辈子,我们一定还要再在一起,并且厮守一辈子。』你幸福的笑着答应我,还勾手指命令我不可以甩约。
时间啊是一个老贼,慢慢的剪开我的防卫篱芭,撬开我家牢固后门,进入我的柔软心房,然后偷偷偷走了我的心,剩下回不过神来的我。在思念中晃神,恐怕是一辈子的事了。
尽管时间即将如大水淹没我的笑容,这一句肉麻情言还是我对你的终生誓言:『我爱你。』*

130310作品

2 則留言:

Felix Chai 提到...

说真的,
很讨厌李宗盛这么懂咱们心里的痛,
听他的歌有时候真的很“伤”。
他的《寂寞难耐》和《伤痕》是我现在心情的写照。

无可奈何,谁叫人的情感这么迷人,这么伤人。

有个好友写了篇文章说,“你最爱的人,却是伤你最深的人。”

一针见血~~~

那“三个字”永远卡在我熊猫的喉咙里,吐不出来!

情痴熊猫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去听宗盛大哥的给自己的歌,歌词真的是字字珠玑,每一句都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