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0日 星期一

纵贯线SUPER BAND唱着岁月的歌



1■<纵贯线Super Band>。

娱乐大特写
文。杨善

我的青春书写光阴的故事
(如果你也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的歌,请发表一些感想。)

这一个美丽激情的夜晚,“吉隆坡武吉加里尔室内体育馆”上演了一场青春舞曲。
玩味的是,岁月在青春的历程中玩了一场光阴的游戏。因为罗大佑的青春不等同张震岳的青春期,听歌的我的青春期也不是听着飞轮海的歌的你的青春期。
我亢奋的跟唱着属于我青春期的歌,那一种浸淫在回忆的长河中的愉悦与激情啊,等你有一天走到我这一把岁月时,才会明白……就会明白其中滋味了。

■期待的第一次
2009年8月1日是我人生之中难忘的一夜,这样的心情或许你能够感受,但相信你无法透彻明白我心中澎湃的激动。
自两个月前从好友曦晖口中知道这一场“纵贯线Super Band演唱会”,我立刻决定为此延迟了吉隆坡的归期,为的只是不想在人生之中留下遗憾。
前往吉隆坡武吉加里尔室内体育馆的那天,碰上了反内安法令街头大集会,许多道路不是被封闭就是大塞车。988主播陈嘉荣在大道上左转右驾,为的只是要寻找一条通往现场的出路,我更是深怕会迟到而错过了开场。终于到站,在门口买了罗大佑“原乡”专辑与李宗盛“理性与感性演唱会DVD”,赶进场没5分钟,演唱会正式掀开了序幕………。
这是我第一次看大型演唱会,而且演出者是我五大偶像之中的罗大佑、李宗盛与周华健(还有张震岳),那种亢奋和激动实在令我词穷于形容。


2■罗大佑。

■悠悠青春,大佑的歌
我在童年时就会唱罗大佑的“童年”了,上了高中之后,我在创作歌手黄舒骏的启蒙之后,正式对文字创作疯狂上瘾,也开始了聆听台湾歌曲的日子。
犹记得1991那年,当电视台播放罗大佑那首一上榜即火速直登香港龙虎榜冠军的“皇宫大道东”时,我终于在张国荣、谭咏麟、张学友与Beyond之外,听见了粤语歌曲的新火花。记得第二天,我就从朴满中挖出储蓄多时的稿费,去唱片行一口气买了5 张罗大佑的卡带专辑(每片RM13)。
当罗大佑那充满时代批判与人文醒觉的创作歌曲,悠悠从我家陈旧的收音机唱出来时,才气令我臣服的他,因而成了我的第一偶像,泰山地位至今无人能撼摇。
从1982年在台湾发行的“之乎者也”、“未来的主人翁”、“家”、“青春舞曲”、“爱人同志”到1991渡海香港的“皇后大道东”、“原乡”、“首都”、1994年的“恋曲2000”及前几年发行的“美丽岛”,罗大佑创作了全世界华人最引以为傲的歌曲。聆听他及之后台湾歌手的作品所得到的灵感启发,也使我的文字创作激增到一年至少200篇。


3■ 李宗盛。

■成熟情歌,老李的歌
聆听罗大佑之余,我开始认识到李宗盛这位出色的曲词创作人。
九十年代最红的歌曲,很多名歌手的歌都是出自李宗盛的手笔,像我是一只小小鸟、真心英雄、明明白白我的心、梦醒时分、爱的代价等,他自己演唱的凡人歌、寂寞难耐、跟自己赛跑的人、鬼迷心窍、台北孤儿等,可说是首首经典。
白发LOOK的小李已经变成老李,五十多岁的男人在台上唱情歌,竟然还是流下了眼泪,可见他是多情的。有个创作人说的好: 『创作要先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相信老李的情歌,都是触动自己心灵之后产生的作品。
我喜欢李宗盛调侃、呢喃而充满男人味的唱腔,有趣之余十分有味道。我对老李的作品都背得很熟,少年时听来是学习成熟,现在是越听越有味道。
三十岁之后,我深深爱上了李式情歌。

4■周华健。

■全民情歌,华健的歌
听周华健的歌,从<让我欢喜让我忧>开始,相信许多人最爱的都是这一首歌。
后来喜欢华健,是在他成为“天王杀手”之后。那时我就读中学,香港的张学友、刘德华、郭富城与黎明被媒体封为四大天王,声势如日中天。但那时翻版窜起,经济不景,加上歌迷被疲劳轰炸,华健贴近人心的歌立时异军突起,唱片卖得比四大天王还好,所以被封“天王杀手”。
我喜欢华健许多的歌,像小天堂、风雨无阻、爱相随、怕黑、孤枕难眠、一起吃苦的幸福、忘忧草、明天我要嫁给你等,都深深刻刻的陪我走过了年少时光。
记得三年前的十五周年中学同学会,我们一群三十多个同学站在台上合唱周华健的<朋友>时,心中都被暖暖的友情抚慰着。一首有温度的歌啊,总是有着神奇的作用,华健难怪这么受人爱戴。


5■张震岳。

■叛逆摇滚,阿岳的歌
我听阿岳的歌时,他还没有当兵。那是他第一张专辑<我讨厌夏天>,那时看着这个比我小两岁的男孩轻浮的唱着歌,坦白说我听不到他的质感,所以也从来没有买过他的专辑。这次在三位大师前辈面前,他仍然选唱<我要钱>和这种歌词肤浅的歌,我觉得他狠狠的被比了下去。
其实张震岳有些作品是不错的,像<分手吧!>、<思念是一种病>等,可惜当晚都没有被选唱。只有那首<自由>还满High的。
阿岳是个叛逆歌手,曾经在比较开放的国家演唱时,比中指、脱裤露屁股,引爆话题,不过也只是话题而已,不能为音乐加分。
大马这一站他算拿出了超火的摇滚本事、打鼓及吉他才华,算是一个音乐人该有的表现。
这次阿岳加入<纵贯线Super Band>,虽然在辈份与层次上都嫌份量不足,但是相信在组队的这段时间,肯定对他的音乐与歌词功力大有助益。所以,叛逆的阿岳是幸运的歌手。

6■杨善在<纵贯线Super Band大马演唱会2009>海报前留影。

7■演唱现场不准拍照,我忍不住还是拍了一张。哈哈!
■后语
<纵贯线>是一部列车,穿过时光隧道,开往未来。
四人组了Super Band,就是想写一些好听的歌,给予那些听怕了嬉哈、绕舌与节奏蓝调的耳朵一些新的音乐火花,所以他们写了<亡命之徒>、<兄弟姐妹>、<天使的眼泪>和<公路>等歌,本月24日将推出<纵贯线Super Band>超级专辑。大家都满心期待着。
整场历时两个小时多的演唱会,我几乎跟着每一首歌哼唱着,那些听歌的旧时光,那些甜美难忘的烙印,都像青春的长河一样缓缓流淌过我的记忆,打印了一张长长长长的岁月单据,用微笑埋单………。
感谢<纵贯线Super Band>,也感谢我自己。

6 則留言:

tumi 提到...

对于他们的组合,我老是一厢情愿的想,张震嶽为何不是昇哥或赵传或甚至是伍佰?我的一个罗迷网友说,轮到张震嶽唱时,刚好可以上一上洗手间。哈哈!

很羡慕你哦!我只能在YOUTUBE上看呢。效果当然不好。

不单是你们那一代喜欢他们,我呢,足足可代表我的那一代!我是他们的头号拥趸者!

不必理会罗&李的歌声好不好,他们可不靠这个!不敢写了,怕一发不可收拾。哈哈。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tumi
是罗,如果是陈升或伍佰,我就疯了。
那夜是我梦境一夜,太难忘了。

李敬聪 Ferdinand Lee J.J. 提到...

拍现场的照片应该是没有问题,当然不要被保安人员看到。

我上次还拍张惠妹的演唱会,是用video拍哦,结果没有注意之下,被一名保安人员发现,好彩没有没收我的video cam ,只是大声叫我不可以拍,但影响到看演唱会的心情。

不过,张惠妹“安哥”部分又把high的感觉带回来,就这样心情又恢复回来,和旁边的歌迷一起她的唱歌。 :)

杨 善 SUN YONG 提到...

保安森严,不便偷拍,等以后出DVD吧。

李敬聪 Ferdinand Lee J.J. 提到...

了解,还是小心比较好。我也在等DVD。:)

鐵娘子 提到...

三位老將加一位新生代才不會被人稱為LKK呀!
最起碼張是扮演著活力新生代從而證明音樂沒有隨著年齡而產生代溝!
你說是嗎?
當然我也希望是陳升,他的舞台隨興也是很有看頭的!

羨慕你可以到場!